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情海索魂最新章节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亚博登陆注册 亚博体育ag真人 校园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经典名着 同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短篇文学 言情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架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军事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乡村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官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排行榜 玄幻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科幻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都市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耽美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历史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网游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总裁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仙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竞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推理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综合其它
好看的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全本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 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 情海索魂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7  时间:2019-9-9  字数:15961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名山美女    下一章 ( 没有了 )
  艾坤一见布竹诸人皆取药服下,踉跄行到谷口附近盘膝调息,他知道他们果真已经中毒。

  倏听小碧叫道:“纯纯好烫喔!”

  艾坤一低头,立即看见钱纯纯全身汗下如雨,气如牛,那对尽赤的凤眼更是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艾坤。

  她那檀口半启,呼吸连之际,口沫不停地滴落,此情此景,根本没有半丝淑女风度,真是惨不忍睹!

  倏听千手少爷爬向艾坤,道:“救她!请救她!”

  “好!我救她,前辈别碰及地上之毒物!”

  乔小茵咯咯笑道:“钱财,你的威风何在?你的如山财富何用?你的良心永远不安,你无法安度晚年啦!”

  “住口!魔女,你不得好死!”

  “咯咯!你们已是姑的掌中物,知道吗?”

  “你…你…”“咯咯!好好欣赏你那宝贝女儿的态吧!”

  说着,立即掠向布竹。

  艾坤喝道:“站住!”立即朝她劈出一掌。

  她咯咯一笑,右掌一挥“砰!”的一声,她顺势斜掠回两位掌门身上,同时咯咯笑道:“小子,你留些力气对付小妞吧!”

  “你别我向你下手。”

  “咯咯!请呀!你不是很罩吗?来呀!”

  说着,立即抖、扭下身。

  哇

  够

  够

  艾坤冷哼一声,上前挟起千手少爷疾掠向布竹诸人。

  他将千手少爷朝布竹身旁一放,立听乔小茵咯咯笑道:“小子,快下手呀!小妞快熬不住了,透啦!”

  艾坤冷冷一哼!

  沉声道:“小碧,啄她。”

  小碧立即斜飞而出。

  艾坤朝钱纯纯的下裳一拉,立即拉破那淋淋的下裳。

  一股津迅即自她的亵溢出,他略一皱眉,便以指尖划破亵、掀起自己的儒衫下摆。

  为了方便应变,他撕破自己的内,掏出“小坤”

  接着,他一搂钱纯纯,立即顶向她那处女

  哪知,他连顶三下,居然顶不进去,他暗暗一怔,立即以“小坤”的“和尚头”在口附近磨擦着。

  不久,她发现她那“桃源胜地”

  居然只是一线细,并不似一般正常女子般有个小口,他不由一怔!

  他伸手一摸,果真摸到一条约有半寸宽、二寸长的小线,他顿时怔道:“哇!这哪能玩呢?”

  乔小茵咯咯笑道:“小子,遇上困难啦?”

  “没你的事,你最好趁早自尽,否则…哼!”“咯咯!你以为姓布的他们能解毒吗?哼!他们今晚若能解毒,我就当场自尽,他们若不能解毒呢?”

  “我自会帮他们解毒。”

  “咯咯!你有这能耐吗?快干活吧!小妞全身发颤,快熬不住啦!

  她若熬不住,武林中就会出现一位人的花痴啦!”

  她再度咯咯连笑啦!

  艾坤岂会不知钱纯纯已经全身轻颤不已,不过,他一再顶之下,根本顶不进那条细线呀!

  哇

  怎会有这种怪人呢?

  倏听千手少爷道:“点她的‘促’。”

  哇

  “促”乃是气神之总枢纽,岂可点呢?

  艾坤立即望向千手少爷。

  “错不了!

  以一成功力点点看吧!”

  艾坤立即轻轻地点向钱纯纯的“促

  她的身子一颤,叫道:“要…我要呀…要…”

  那一条细线赫然一裂“小坤”的“和尚头”顿时沽上边,他不由惊喜得全身顿了一顿!

  立听千手少爷道:“再点,连点下去。”

  艾坤连点三下“小坤”的“和尚头”顺利地进去了,一股燠热的津迅即冲入“和尚头”的小嘴中。

  艾坤不由全身一畅!

  他立即顺势向前疾顶。

  一声脆响之后“和尚头”顿时碰到一团热乎乎、细柔柔的,一股巨大的力顿使他的全身疾颤。

  立听千手少爷道:“气凝神!”

  不用他吩咐,艾坤上已经气催功对抗,可是,那股力有增无减,而且壁开始收缩,缩得他意频频!

  他咬牙猛催动功力。

  千手少爷双眼暴瞪,紧张得手心皆冒汗珠。

  因为,他知道爱女天生独特的“玄凤体”即使没有媚药的催中的深处亦会自动产生巨大的力。

  那股力必须在取男人的予以融合之后,方会逐渐地消褪,一直到分娩生子,才会恢复常态。

  艾坤此时若,由于她的媚毒未出,中那股力会持续不绝,一直到将他的完全干,才会停止。

  所以,他才会频频出声提醒艾坤。

  没多久,艾坤的全身已经散发出白雾,因为,他已经使出吃的力气,运足功力地对抗那股力。

  乔小茵惊喜得立即笑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她立即掠向艾坤。

  站在谷口的丐帮帮主见状,立即喝声:“接招!”

  股雄浑的掌力便随着他的前扑之势卷向乔小茵。

  乔小茵冷哼一声,学自艾坤的那三式立即劈出。

  吴泰斗忌讳弥散于谷中的各种毒物,一直屏息施展那甚耗功力的“降龙十八掌”对拆着,没多久,他便觉得后力不继。

  所幸,另有十余名和尚及女尼冲过去救他们的掌门人,乔小茵匆匆地掠回身子搏杀着那群人。

  惨叫声中,六人已经先后死去,不过,一批批的敢死队紧跟而入,不到盏茶时间,他们已经救出两位掌门人。

  不过,现场中却又增添了三十六条冤魂。

  布竹诸人吃力地起身,蹒跚离谷了。

  艾坤的全身已被白雾罩住,他全神催功对抗着那股力。

  乔小茵一见人质已失,怒火万丈地痛下杀手,谷中群豪虽然以死相拼,却敌不住她的招及毒烟而先后倒地。

  吴泰斗再度冲入谷中和乔小茵厮拼着。

  群豪一退出谷外,立即急促息及猛服灵药。

  没多久,吴泰斗闷哼一声,踉跄连退,立即又有二十余人扑入谷中,全力地围攻乔小茵。

  布竹喝道:“乔小茵,你不愿收手吗?”

  “不错!除非…”

  “怎样?”

  “你宽衣人谷吧!”

  “无!休想!”

  “咯咯!你们就等着我收拾吧!”

  倏听钱纯纯尖叫一声,全身立即剧颇。

  千手少爷惊喜地道:“加油!好小子,加油呀!”

  “啊…啊…啊…哎…啊…”钱纯纯尖叫连连了!

  她剧颤不已了!

  千手少爷欣喜得双眼浮出泪光。

  布竹及应兰亦暗暗地松了口气。

  可是,群豪在乔小茵的屠杀之下,伤亡人数一直在增加,连吴泰斗亦已感到力不从心了!

  足足地又过了盏茶时间,群豪只剩下六十令人在分批拦阻乔小茵,而乔小茵却只距离艾坤二人二十八丈远。

  千手少爷诸人再度紧张了。

  可是,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目前连起身也觉得困难,更别提上前助阵,他们不由暗觉悲哀矣!

  此时的艾坤却是快乐及痛苦集,兴奋及焦虑混杂不堪。

  因为“小坤”已经好似被挤成一片“扁豆”“和尚头”正被那中深处那团动不已地猛、狠咬着。

  那滋味既疼又,不知如何形容。

  尤其表纯纯每叫一声,那团便剧烈地动着,那种彻骨的酥酸,经常令他几乎要梳。

  紧张及兴奋之中,他的额上现出汗珠了!

  他咬牙催功猛拼着!

  他的双腿开始颤抖了!

  千手少爷诸人骇然变了!

  钱纯纯却仍然不停地叫着。

  那体更烈地颤着。汗水簌簌直滴着。远处的惨叫声不停地叫着。

  鲜血到处洒着。

  终于,只剩下吴泰斗及六名中年人在勉强支撑,乔小茵虽然亦有多处负伤,却仍然凶狠地屠杀着。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悄悄地弯弓身行来。

  她正是佯昏的潘云,她一直静观战局,同时悄悄地“匍匐前进”

  一直在半空中突击的小碧见状,不由一怔!

  它立即飞近艾坤二人附近,准备防止意外!

  乔小茵正急着要除去眼前这些人,以便制住艾坤及布竹诸人,所以,她根本不知道煞星正在接近。

  只见她厉喝一声,双掌全力疾劈,顿时又有两人“嗝”不过,她的右胁间亦挨了一剑。

  她形若厉鬼地扑杀着。

  没多久,又有一人被她劈死,她顺势一蹬右脚疾扑向吴泰斗,双掌一并,准备一举宰掉吴泰斗。

  吴泰斗厉吼一声,拼着中毒,口气聚集全部功力劈去。

  “轰!”的一声,他立即似车轮般滚翻而去。

  乔小茵被掌力震得向外飞去。

  潘云一见她朝自己方向飞来,倏地抓起一把铜剑,弹身疾而去,铜剑更是疾戳而出了。

  “噗!”的一声!

  钢剑直透乔小茵的“桃源”而入,剧疼之下,她惨叫一声,不敢相信地回头一瞧。

  “是你!”

  “不错!”

  潘云将剑把一旋,铜剑立即在乔小茵的体中一旋,剧疼之下,她惨叫一声,身子倏地一扭及一扑。

  “叭!”的一声,剑身硬被她扭断。

  “砰!”的一声,潘云被她扣住右臂,撞倒在地上。

  播云双掌朝她的颈项一掐,连叫道:“叫你死,叫你死!”

  “…人……婢……货…”

  右掌一扬,硬生生地抓中潘云的心口。

  潘云惨叫一声,道:“好,我…够本啦…你视我为…摇…钱树…百般…我…卖…我…今晚…能与你…同归…于尽…够本啦…”

  乔小茵喝道:“

  人…”五指一紧,迅即抓入她的心口。

  潘云惨叫一声,十指顿时一紧。

  乔小茵“呃!”

  的一声,舌头顿时吐出。

  潘云呼呼地拾起断剑,立即割下乔小茵的首级。

  “砰!”的一声,她立即摔倒在地上。

  立听布竹叫道:“这位姑娘,解药在何处?”

  “石…

  石后…中央…凹处。”

  “呃!”的一声,她顿时气绝。

  布竹叹道:“多亏了她!”

  “竹哥!她为何要如此做?”

  “乔小茵多行不义的恶报吧!”

  “或许吧!坤儿撑得住吗!”

  “我…也没把握!”

  倏听小碧飞到千手少爷身前叫道:“主人,小碧可以啄纯纯的…

  什么吗?”

  千手少爷欣喜地道:“老夫怎么忘了你呢?快去啄纯纯的‘促’,就是艾…坤方才所戳之处,你知道吗?”

  “我知道!”

  “小心些,别太用力!”

  小碧点点头,立即飞来。

  那知,它瞄准一阵子,正啄去,却被艾坤所催出来的功力震得尖叫一声,立即缩首了。

  “主人,啄不进去呀!”

  “这…算啦!”

  布竹喝道:“小碧,去石后中央凹处找解药。”

  千手少爷叫道:“对!小碧,快去!”

  小碧振翅一飞,迅即飞落在石后,只见它那对小眼睛瞧了一阵子,立即瞧见中央有一个凹处。

  “主人,凹处没药呀!”

  “在四处啄啄看,或许另有机关。”

  “好!”一阵“夺夺…”

  连响之后,小碧便听见一声轻“呀!”立见凹处下方现出一个尺余见方的凹

  它探首一瞧,便瞧见一个手掌大小的锦袋,它便衔着锦袋飞来。

  千手少爷打开锦袋,便发现里面八个大小不一的瓷瓶,而且瓶上皆贴有纸签,他不由兴奋地道:“好小碧!”

  他迅速地服下一粒解药,迅即将药瓶交给布竹。

  接着了拿起一个药瓶,抛给一名中年人,道:“连救三位掌门人。”

  没多久,他们四人便吁气起身,布竹一见少林、峨媚掌门及吴帮主皆咬牙调息,立即道:“三位前辈,请!”

  神行书生及千手少爷便跟着他各掠到一人身后,协助他们调息。

  应兰朝怔立在一旁的两名中年人道:“偏劳二位去搜寻有否生还者,并协助他们稳住伤势!”

  那两人迅即拿着锦袋离去。

  应兰朝小碧道:“小碧,你去点苍叫他们一起来清理现场。”

  小碧应声好,立即飞去。

  不多久,倏听钱纯纯尖叫一声:“啊!”立即剧颤不已!艾坤顿觉她那中一松,一股“货儿”疾而出。

  他剧烈一颤,双腿不由一软。

  应兰上前托住钱纯纯的背部,扶着他们倒在地上。

  “娘!”

  “坤儿,你做得很好,放松,尽量放松,难为你了!”

  说着,立即离去。

  艾坤只觉她那中忽紧忽松地动一阵子之后,方始停止,他得倦意一生,立即闭上双眼。

  没多久,两人居然呼呼大睡了。

  朝阳亦在此时伴着北风照入谷中,没多久,谷中那些烟雾便被卷得逐渐淡薄,应兰不由长吐一口浊气。

  她望着谷中及谷口附近的如山尸体,不由一阵子感叹。

  不久,千手少爷吁口气,起身道:“小女没事了吧?”

  “是的!”

  应兰默默地上前抱起潘云的尸体,立听布竹喝道:“兰妹,小心有毒!”

  她刚住手,立见艾坤爬起身,道:“乔小茵呢?”

  立见钱纯纯闷哼一声,吃力地撑起身子。

  应兰忙下自己的外袍罩住钱纯纯的身子,道:“姑娘,你身子不适,先随我到一旁去上药吧?”

  钱纯纯羞赧地应声是,立即跟她离去。

  布竹问道:“坤儿,你不要紧吧!”

  “我…还好!”千手少爷深深一揖,道:“谢谢你救了纯纯一命。”

  “前辈客气矣!乔小茵呢?”

  “被断头了,脑瓜子在那儿哩!”

  “啊!是谁下的手?”

  千手少爷朝潘云一指,道:“是她!”

  “啊…潘云,你…你…”“方才真亏了她,否则,咱们皆没命了。”

  艾坤身子一震,倏地唤声:“潘云!”

  掠了过去。

  他一抱起尸体,立即掉泪道:“潘云,你为我而死,你是为我而死呀!我艾坤怎么对得起你呢?潘云!”

  倏见两鲜血自潘云的鼻孔出,接着,她的眼角,双耳及口中亦开始溢出鲜血,而且溢个不停。

  神行书生沉声道:“姑娘,你安息吧!”

  说着,立即深深一揖!

  艾坤乍见潘云七孔溢血,不由一怔!

  千手少爷及布竹先后上前一揖,接着,吴泰斗等三位掌门人亦神色肃然地上前行礼。

  应兰及钱纯纯见状,亦上前行礼。

  千手少爷一见尸体仍在七孔溢血,立即肃容道:“艾…艾坤,她为你而死,你为何不收她为或侍妾呢?”

  “是,潘云,艾坤今一返家,立即立你牌位,认你为,你安息吧!”

  哇

  可真玄哩!

  潘云的七孔顿时不再溢血。

  倏听小碧叫道:“来了,他们全来了!”

  “唰!”的一声,它已经掠落在钱纯纯的右肩上。

  艾坤刚一怔,应兰含笑道:“是我请小碧去叫他们来清理现场的。”

  “原来如此,不过,这些尸体如此多,而且皆染上了毒,他们稍一不慎,便会中毒,该妥善处理哩!”

  吴泰斗肃容道:“火化为宜,二位掌门人有何异议?”

  “阿弥陀佛!

  老衲敬表同意!”

  “阿弥陀佛!贫尼赞成!”

  吴泰斗道:“谢谢!有劳艾掌门将尸体运人谷中集中焚化,其余诸人则取衣衫引燃,以供艾掌门焚化尸体。”

  倏听布柔唤道:“坤哥,你没事吧?”

  “是的!柔妹,你们别过来,此地遍是毒物,井川,你们下上衣集中掷入谷中,以供引燃尸体。”

  “是!”布竹诸人立即挥掌将谷口的尸体扫入谷中。

  井川诸人迅即下上衣掷到尸体上。

  布竹引燃火摺子,道:“火势一燃,毒烟顿会飘出,咱们必须离开此谷,坤儿,一切就交给你处理啦!”

  “是!”没多久,群豪退到远处挥来尸体,艾坤好似“转运站”般将一团团的尸体扫入谷中圈中,双眼不由浮现泪光。

  这些尸体原本是颇具“知名度”之人,却在昨战役中惨死,艾坤感叹之余,难免会掉下泪来…

  尤其他想起那位为他而死的潘云,他更是泪下如雨。

  足足过了两个多时辰,那些尸体方始处理完毕。

  立见布竹诸人各把两团大雪抛入火中,没多久,谷中便遍洒森森白骨,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顿时填众人的心口。

  只听布竹道:“请各位先赴点苍稍歇吧!”

  众人轻轻颔首,立即掠去。

  布柔诸女一见艾坤双眼红肿,不由也难过万分。

  她们已由应兰口中知道潘云为艾坤惨死之事,她们当然体会得出他的心情,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他。

  二月初二,民间的“头牙”家家户户一大早就去菜市场采购祭品,准备一过午时,就好好地祭拜一番。

  大理、下关及上关的市场却稀稀落落,小猫两三只而已。

  因为,人们都跑到点苍振去啦!

  他们皆是去瞧点苍派掌门人艾坤的成亲大典。

  他们皆准备“大加菜”一番啦!

  因为,在十天前,千手少爷钱财请点苍振的人对外宣布,他为了庆祝小女纯纯嫁给艾掌门,决定大请客。

  他要从点苍派大门口一直摆台子摆到城中,而且席开三天,人一凑就开动,没吃完的东西就包回家去吃。

  消息一传出,顿时袭动这三个城市。

  因此,一大早,就有不少人前来瞧热闹!

  下关城那条巨龙在天亮时分,就开始舞动着。

  井川等一百四十人全部换上新衫,里里外外地招呼着贺客。

  神行书生担任“总招待”他那朗的笑声更是一太早就响个不停,一直到晌午时分,仍然是嘹亮无比。

  各派掌门人在昨晚就抵达点苍派,此时正由吴泰斗这个证婚人陪着坐在大厅与贺客们叙着。

  大厅中挂着喜幛及彩带,那对一人高的龙风红烛熊熊燃烧着,焰火更是时而“哔剥”

  唱着。

  午时一到,厅中一片肃静。院中之吉祥贺龙亦已歇息。

  成千上万的贺客们各自站在座位旁含笑面对大厅而立。

  倏听神行书生振声吼喝道:“吉时到,奏乐!”

  悠扬的乐声立即自厅口那三十六人手中扬出。

  “鸣炮!”震耳爆竹声音热烈地响着。

  一身新衣服的关宏远、阿火师、布竹、应兰及石月华(何依音之母)各牵一个小家伙含笑自楼上步入厅中。

  五个小家伙各穿一身新衫,他们那灵秀的模样顿时使厅中诸人双目一亮,纷纷含笑暗暗点头不已。

  他们朝厅外台阶前走了一圈,才带着如雷的掌声人厅。

  不久,一身礼服的艾坤出来了,只见他持彩带,先后牵着董飘雪、布纤、布柔、何依音、何依月、常难及钱纯纯入厅。

  另有两位婢女打扮的清秀少女殿后行出,只见左侧那名少女手持一把黑伞遮着右侧少女的全身。

  右侧少女双手捧着一个牌位,手牵着红彩带,神情肃穆地殿后而行,她手中之牌位正是潘云的牌位。

  艾坤一走出大厅,院中立即欢呼道:“恭贺掌门大喜。”

  远处诸人便随着欢呼不已!

  艾坤含笑略一顿首,方始转身人厅。

  他们入厅站妥之后,厅外之欢呼声音仍是久久不歇,一直到神行书生含笑出厅高举双手,院中方始逐渐安静下来。

  神行书生人厅,喝道:“点苍派三十六代掌门艾坤与董飘雪、布纤、布柔、何依音、何依月、常难、钱纯纯七位姑娘及义女潘云成亲大典。”

  他接着喝道:“典礼开始!”

  厅外立即又传来一阵密集爆竹声音。

  “请吴帮主致词!”

  吴泰斗朝各撅掌门人及艾坤诸人点过头,立即走出厅外。

  他含笑环视院中众人一阵子,含笑道:“老花于今年已是七十又六,至今共计主持及参加两千余场成亲大典。”

  “唯有今天最令老花子欣喜及觉得荣幸,因为,今天的新郎是武林有史以来最年轻,武功最好,福份最厚的大侠士。”

  “因为,今天的新娘们皆是武林最美丽、最贤慧的姑娘,因为,今天的贺客最多,而且最为真诚、热烈地祝福他们。”

  “所以,老花子希望你们今天不醉不归,老花子希望你们今后多协助这些新人,使他们能为大家多做些有益之事,谢谢大家。”

  众人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吴泰斗一返位,神行书生接道:“请布大侠致词。”

  布竹朝厅中诸人行礼后,走到厅前行礼,道:“各位贵宾,在下是嘉兴布竹,或许有一些人会识得在下吧!”

  现场中立即有不少人喝道:“布大侠好!”“谢谢!今天的新郎艾掌门原本是一名孤儿,在下曾经抚养他十一、二年,后来,他历经千辛万苦自行练成这身绝技。”

  “艾掌门年轻有为,他的吃苦耐劳,坚忍奋斗精神,颇值吾人效法,在下在此恭祝各位贵宾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众人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艾坤更是暗乐不已,因为,布竹这席话,不啻是公开向他道歉呀!

  只听神行书生喝道:“主婚人就位!”

  “证婚人就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拜!”

  “送入房!”

  艾坤诸人便在掌声、喝彩声、锣鼓声,爆竹声中返房更衣。

  神行书生走到厅门口,道:“请各位贵宾入席,万一没有座位者,烦请直接进入城中任何一家酒楼、客栈用膳。”

  “自今起,连摆三天水席,一律免费招待,请大家尽兴,不过,可别喝醉闹事,否则,明后天的盛宴就无法享受啦!”

  众人不由哄然大笑。

  神行书生道:“请!”

  立即返厅。

  井川诸人立即在院内、院外招呼众人入席。

  半个时辰之后,一串爆竹连响,临时设立在道路两侧的厨房工作人员,含笑送上佳肴,众人立即含笑大加菜。

  大厅中的主桌坐着艾坤夫妇、各派掌门、知府大人等三十余位地方名

  以及女方的亲属,共计二百余人。

  尤其千手少爷的那些夫人及女儿更是占了近半数,一时蔚为奇观。

  三道佳肴方过,艾坤便与七女走到厅前,只听艾坤扬声道:“请各位贵宾斟酒,愿这杯水酒祝各位贵宾永远健康,干!”

  众人立即哄然应道:“干!”

  双方各尽一杯酒之后,远处立即有人叫道:“艾掌门酒量通海,区区一杯酒怎会过瘾呢?

  来一坛吧!”

  立即有不少人哄然附和着。

  艾坤含笑道:“行!艾某就喝一坛,不过,尚祈各位贵宾原谅艾某今尚需招待贵宾,所以,无暇多陪诸位。”

  “不过,明后两天尚有水席,艾某绝对会陪诸位尽兴,且让艾某现在以一坛水酒恭祝各位万事如意。”

  一位婢女便迅即拍开泥封,送来一坛酒。

  众人便纷纷喝彩!

  艾坤手托酒坛,口儿一张,美酒便疾入他的口中。

  没多久,坛口朝地,点滴不留矣!

  众人马上热烈地鼓掌,喝彩着。艾坤哈哈一笑,道:“请各位贵宾尽兴吧!”

  说着,便率诸女人厅。

  艾坤刚坐下,立见千手少爷的长子钱海举杯来到艾坤身前,道:“妹婿,你样样皆行,样样令人佩服,敬你!”

  钱家那批人迅即各自举杯起身望着艾坤。

  艾坤含笑道:“不敢当!”

  右手倏地朝墙角一招。

  一个五斤重的酒坛迅即飞入他的手中,他含笑拍开泥封,道:“亲兄弟,明算账,你们一起干杯,我喝完它,如何?”

  钱海哈哈一笑,道:“‘果真是‘阿沙力’!干!”

  “干!”

  没多久,双方满意地回座。

  千手少爷及神行书生起身朝各派掌门一礼,立听干手少爷道:“多谢各位不追究老夫二人糊里糊涂闯下之罪,敬各位!”

  吴泰斗代表大家道:“往事已矣!休提,来!咱们三人好好地喝几杯吧!”

  “行!”

  布竹夫妇一起身,立见布竹歉然道:“在下督徒不力,致使两位孽徒闯了不小的祸,尚祈诸位前辈恕罪!”

  吴泰斗道:“失言,该罚酒,过来,过来!”

  众人不由哄然一笑!

  半个时辰之后,艾坤扶着阿火师起来,道:“各位贵宾,他姓蔡,单名火,乃是在下的义父,亦是一位最伟大的平凡人。”

  “他终生养蛇,种植药草,培炼药方,免费救助急难、贫困之伤者,且容咱们一致举杯敬他,祝他老人家寿比南山。”

  众人轰然喝彩,一致举杯一饮而尽。

  阿火师感动地频频拭泪,连道:“谢谢!不敢当!”

  艾坤扶他坐下之后,牵起关宏远,道:“他姓关,名叫宏远,毕生在下关种花及卖花,而且他亦是一位乐善好施之人。”

  “去年底,他卖掉心爱的花圃,连同毕生积蓄一万二千两银子完全捐给敝派,供敝派全力栽培下一代,义父,祝你好似松柏长。”

  众人纷纷举杯致敬。

  关宏远咽声道:“我好似看到园花苗突然全部绽放花朵,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吴泰斗接道:“关老弟,这句话深寓哲理,老花子感受颇深,敬你!”

  “谢谢!

  谢谢!”

  一番感情之后,甜点及水果皆上桌了,众人又取用一阵子之后,艾坤与七女便在众人的祝福之中返房。

  艾坤直接跟着钱纯纯入房,立见那只灵鸟站在几上,几上赫然摆着一个玉盘,盘中赫然放着两粒全红的果。

  只听小碧叫道:“百年好合!”

  顿时飞出窗外。

  艾坤道:“好小碧!”

  便关上窜扉。

  钱纯纯羞赧地端起玉盘,道:“请用吧!”

  “谢谢!一起来吧!小碧真是有心人哩!”

  “嗯!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它!”两人便含笑取用果。

  “纯纯,咱们算是因果而结缘,是吗?”

  “我…抱歉,我以前太骄傲自大了!”

  他轻握她的柔荑,道:“纯纯,别再提那种事,因为,当时咱们的立场不同,而且也欠缺了解,所以才会有那种误会。”

  “坤…坤哥,你的度量真大,谢谢!”

  “不敢当,我的度量并没有多大,不过,我因为遭到不少坎坷之事,所以,我比较会体谅别人一些。”

  “我该学习。”

  “你太客气了,你的孝顺行为才令人佩服哩!对了,你的那些兄姐难道没有练武吗?否则,上回怎没前往营救爹呢?”

  “爹不准我们行走扛湖,我是按捺不住!才偷跑出来找他的。”

  “你平一定很得宠,否则,岂敢溜出来呢?”

  “我…是的,爹在我的身上投注甚多的心血,有些事儿,他也顺着我,所幸,我上回出来并没有引起他的不悦!”

  “爹提过受制之经过吗?”

  “我上回离开此地返府途中,曾经提过,他和义父是被毒物及阵式所制,我若非是贯通生死玄关,一定无法在阵中撑那么久。”

  “提起此事,我就佩服你,若换成别人,即使有那么充沛的功力,也会被阵中之彩雾及毒烟吓倒哩!”

  “是的,那阵式变化莫测,所幸我有你的功力及灵药护身。再加上固守在一处,否则,早就成为阵中之魂!”

  她经过这阵子交谈,羞赧及别扭之态已消,不但神色自然,而且双眼不时脉脉含情地瞧着艾坤。

  艾坤瞧得心儿漾不已了!

  突听她脆声道:“坤哥,你瞧瞧此盒吧!”

  说着,立即自榻旁的那些嫁妆中取出一个一尺长两尺宽的木盒。

  艾坤一启盒,立即发现盒中排着六排崭新的银票,而且金额部份完全空白,分明是要由艾坤自由填空。

  “哇!这怎么行呢?”

  “坤哥,你收下吧!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有了这些银票,你就可以全心发展事业及调教弟子,是不是?”

  “这…是的,不过,令兄他们知道此事吗?”

  “知道呀!这是爹当着他们的面交给我的,他们哪敢吭声呢?何况,咱们也不会花,说不定这只不过是九牛一哩!”

  “爹的财宝到底有多少呀?”

  “我也不知道,除了珍宝及现银之外,在京城、苏杭、岳等地面还有好多家酒楼、客栈、银庄,连我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家店面哩!”

  “爹可真会理财哩!”

  “是的,爹当年自一批海盗手中获得财富之后,便购置土地、店铺及珍玩古物,这些年来,赚了数倍的利润哩!”

  “真令人佩服!”

  “爹原本打算拨出几家店面给咱们经营,我推掉啦!”

  “推得好,咱们别那么累,是不是!”“是的!”

  “纯纯!我能否请问你一件事?”

  “请说!”

  “你修练何种功夫?”

  “家传武功呀!”

  “可是,你的…

  你的…”

  她的双颊一红,低头道:“我明白,听爹说,我天生‘玄凤体’,乃是数百年来,数十万人中才有一位。”

  “玄风体?啊!我记起来了,难怪,难怪!”

  她羞赧地全身火热,头儿亦抬不起来。

  “纯纯,我可否替你把把脉?”

  她轻嗯一声,立即伸出右手。

  他仔细地把脉一阵子,含笑道:“来,纯纯,衣上榻躺妥。”

  他便羞赧地去新衫,不久,她只穿着一件绣有鸳鸯戏水的红肚兜及亵上榻躺妥。

  她那人的半体顿时令他全身一热!

  没多久,他身上的衣物完全被“三振出局”了。

  他上前替她除去最后的“障碍物”便含笑坐在她的身旁。

  只见他伸手轻按她的“促”道:“纯纯,功聚丹田吧!”

  她羞赧地轻嗯一声,立即闭上双眼。

  他将功力徐徐输出,然后张口吻住那片“一线天”

  她顿时全身一颤。

  他却一边输功一边着。

  她的体颤抖更剧了!

  一股股津溢出来了。

  他倏地朝“关元”一按,聚集在她那“气海”的功力迅即向下身一冲,那“一线天”

  迅即一

  他顺势用力吹出一股气,双掌更是疾催功力。

  没多久,好似“芝麻开门”般,一线天居然裂出一个圆,他慌忙起身将“小坤”顶入中。

  剧疼之下,她顿时间哼一声。

  “纯纯,忍着些,打铁趁热呀!”

  “我…我明白,我该怎么做?”

  “什么也别做。”

  说着,下身按兵不动,双掌却分别轻抚她那对保养得宜、发育良好的双,口儿更是来回地着。

  不到盏茶时间,她不由自主地轻扭体。

  中亦开始缩着。

  他一见中并不似上回般一直紧缩,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他不由自主地道:“纯纯,恭喜,咱们成功了!”

  “真…真的?”

  “嗯!”彻骨的酥顿时传遍她的全身。

  她羞赧地扭摇了。

  那张娇颜更加地酡红了!

  他好似慈母在教孺儿走路般徐徐地旋转着“小坤”

  双手更是不停地在她的体游动着。

  那张嘴更是将那两粒得变成“紫葡萄”

  又过了盏茶时间,她按不住地顶着,中之缩经她一阵顶,立即缩地更加剧烈。

  宝贝,真是罕有的宝贝。

  那滋味不亚于董飘雪施展功哩!

  不,那滋味更妙的,因为,自然就是美呀!

  他不由自主地加速旋转“小坤”

  她更舒畅了!

  她顶得更烈了!

  她上回被艾坤催功出媚毒,事后只觉得一阵酥酸,根本没有此时的这种舒畅、痛快的感觉呀!

  而且,她发现她顶得越猛,便越舒畅,而且丝毫没有方才那种裂疼,她当然顶得更起劲了!

  她食髓知味地猛顶狠了。

  艾坤一见她已经进入“状况”立即也挥戈疾顶。

  她不由自主地喔了一声。

  彻骨的舒畅由不得她不叫呀!

  她这一叫,好似下达“冲锋令”般,他全力冲锋了!

  那猛烈的攻势顿使她退却着。她不知该如何招架了!“纯纯,顶呀!随心所地顶呀!”

  “我…嗯…喔…”

  她自幼受过严格的管教及全心练武,故一时之间无法适应这种鱼水之时的动作及言语。

  艾坤乃是沙场老将,他岂有不知之理呢?

  他全力冲刺着。

  双眼热情地盯着她。

  双手更在双上大肆活动着。

  又过了盏茶时间,她好似火山即将爆发了。

  她突然“啊!”了一声,立即用力一顶。

  他乐得全力击!

  彻骨的舒畅,顿使她再度出击了!

  他顺势合着!

  她终于尝到甜头了!

  她找到窍门了!

  她颇有信心地猛顶狠了!

  “好!很好,就是这样子!”

  他全力轰炸着!

  她顽强地还击着。

  那条锦榻晃动连连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不住全身的舒畅,口中“喔!喔!”连叫,下身更是疯狂地顶着。

  香汗簌簌滴落着。

  锦榻不住“吱…呀!”

  叫着源源不绝的功力输入,使她丝毫不觉得累。

  浑身的舒畅使她饥渴地发着。

  她炽热地瞧着他。

  她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他。

  他一见她比布柔诸女还要骁勇、热情,他乐得心花朵朵开,他发动大军全力地扫了!

  “纯纯,累不累?”

  “不…不累!”

  “好!很好!来!”

  那战鼓声音更清脆了!

  那舒畅更刻骨铭心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倏地“啊!”了一声,全身不由一颤!

  “纯纯,恭喜你,妙趣快来了,再冲!”

  “嗯!”汗水迅即透了她的秀发。

  他哈哈大笑地冲刺了!

  她“啊!”“喔!”连叫了!

  她恨不得能与他合而为一了。

  她颤抖更剧了!

  她叫得更响亮了!

  她的息更急促、浊了!

  中更似猛跳着“粘巴达”了!

  彻骨的酥酸使她啊了一声。

  “货儿”便疾而出。

  她唤声:“坤哥!”立即自动送上香吻。

  两人陶醉在情中了!

  (全书完)
上一章   情海索魂   下一章 ( 没有了 )
浪情小侠霸王十五妻小旋风豺狼虎咽天才赢家落剑吟妙绝天下虎过山冈江湖傻小子飞天猫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提供《情海索魂》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情海索魂》最新章节第十八章名山美女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情海索魂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