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天才赢家最新章节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亚博登陆注册 亚博体育ag真人 校园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经典名着 同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短篇文学 言情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架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军事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乡村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官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排行榜 玄幻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科幻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都市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耽美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历史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网游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总裁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仙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竞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推理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综合其它
好看的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全本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 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 天才赢家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2  时间:2019-9-9  字数:11128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妻妾成云乐逍遥    下一章 ( 没有了 )
  接连三天,范冲在白天皆陪公主拜访皇族或畅游花园,入夜之后,他每夜皆将她摆平得飘飘仙。

  公主春风面。

  她连睡中也在笑。

  这天上午,范冲和公主跪别圣上诸人,便在皇族及文武百官恭送之下搭车离开内宫,鲁仁二老则搭车随后而行。

  出宫之后,赫见马姬那部黄金马车摆于三、四十部马车之中,张统领更上前范冲二人行向黄金马车。

  上车之后,张统领立即率众启程。

  二百名大内侍卫更是跨骑随行。

  马车刚前进三百里,便见城民列队举旗呐喊“恭送驸马”范冲感动的站在车辕沿途挥手致意。

  好不容易离城,车队便加速离去。

  范冲一入车,便向公主道:“这部车够豪华!”

  “嗯!它全是纯金造成哩!”

  “大内怎会有此部车呢?”

  “听说是一位富户所捐献!”

  “你罕坐车吧?”

  “很少,即使搭车皆是短途而已!”

  “这是一趟数千里的长途哩!”

  “此车不颠,我该会没事!”

  “放心,我会照顾你!”

  “谢谢!母后原本赏二位宫女随行,我婉拒了!”

  “对!今后就在金陵定居,那我有侍女服侍你!”

  “谢谢!”

  “对了!父皇赐封金陵,怎么回事?”

  “此乃古例,金陵今后是咱们的,大小官员由我们派,田赋、店赋及各种赋收皆是是咱们的,它便是咱们的家!”

  “哇!听说金陵每年的赋人不少哩!”

  “是的,金陵富庶,百业兴旺,不亚于京城,目前,驸马宜决定是否要留任各知县及县令!”

  “对呀!咱们如何任免官吏呢?”

  “若按古例,官员由咱们建议,大内调派,此举既利大内管理,咱们也省事,驸马不妨参考!”

  “好呀!咱们就如此办吧!何需派如此多车呢?”

  “车上装运我的衣物,父皇之赐匾及上次让大内人员中毒之珍宝,如今,它们已由鲁仁二老解毒矣!”

  “天呀!好丰硕的嫁妆呀!”

  公主不由微微一笑。

  范冲搂她靠躺在被褥道:“我谈谈妾及孩子们吧!”

  “好呀!”

  范冲欣然谈着。

  第三天上午,大队人马一接近泰山派,便见掌门人率众列队跪,范冲急忙下车道:“请!别行此大礼!”

  “恭贺驸马!”

  “谢谢圣上赐匾激励,收下吧!”

  立见张统领率二名侍卫抬来一匾。

  泰山派掌门人亲自接匾,再由下人。

  不久,范冲已率众跟入泰山派。

  他们悬妥匾,立即欣然参观着。

  不久,众人欣然会餐,席间众人畅饮着。

  膳后,他们便在泰山派歇息,范冲和泰山派掌门人聊一阵立听对方畅谈各店面的生意情形。

  他乐,范冲更乐。

  端午上午,范冲诸人一接近金陵北门十里,便见卓永父子及八位官吏率众列队恭,范冲一下车,众人立即跪下。

  “兔礼,请起!”

  “遵命!”

  范冲一上前,立即道:“大人尚未赴京,履任吗?”

  “微臣奉旨候驸马裁示诸吏之去留。”

  “好!你们九人听着,我留你们下来,不过,你们必须公正廉明的任官,如果自认办不到,请便!”

  “遵命,微臣誓必公正廉明任事!”

  “很好!值此佳节,大家快返家团圆吧!”

  卓永含笑道:“数十万城民久盼驸马矣!”

  “哈哈!走吧!”

  范冲一上车,诸官便跟着上车。

  范冲站在车辕欣然挥手致意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接近袭家堡,立见峨媚派等十二家尚未接匾的帮派掌门人陪薛丁诸人站在前方。

  数万人则列于后方及堡内。

  湘湘等一百余位女子则牵童或抱子站在前方。

  范冲便和公主欣然下车。

  “参见驸马,公主!”

  范冲一见众人要下跪,忙道:“免礼,别跪,别跪!”

  众人立即含笑拱手行礼。

  范仲便拱手道:“大家别多礼,快准备过节呀!”

  说着,他带公主上前见过薛丁及凤使。

  个久,湘渊诸女亲热的上前行礼。

  白猫低声道:“丹儿又给添丁啦!”

  范冲上前抱着双婴。

  良久之后薛丁道:“冲儿,各派掌门人不便让你再长途跋涉,所以,他们自动前来接匾啦!”

  “谢谢大家,此乃圣上协助消灭三尊,今后要善待武林人物之心意,请大家今后多行侠仗义!”

  各派掌门人立即应是。

  范冲一吩咐,侍卫们便一起送来金匾。

  范冲一一接匾,再交给各派掌门人。

  众人便报以热烈的掌声。

  不久,范冲便率众人人内稍歇。

  公主之行礼及三、四十车珍宝便由众人搬入堡中。

  范冲便陪众人在大厅叙着。

  诸女则陪公主熟悉环境及指点她如何适应有喜的日子,因为,范冲沿途之‘播种’已经成功了。

  薛丁道:“冲儿,自从你娶公主,金陵又归你之事传出之后,迄今已有八万余人移居金陵,此事宜解决!”

  “爹可有指示?”

  “金陵若太多人,并非好事,我和大家认为建议建设金陵四周各县城,备健全各县及疏散金陵之拥挤!”

  “有理!”

  “在今年初,吾已经雇工在东部那些工地搭建店面,上月初已经售给发三千户商户,多少疏解人!”

  “此外,那批工人正在北郊林区开避建屋舍,九月底完工之后,至少可以容纳上万人哩。”

  “太好啦!”

  “为了长远计,宜召来九位官员吩咐他们规划店面及房舍!”

  “好!我下午吩咐他们速办此事!”

  “此外,天山及吉林参已经开始销售,目前由原行投效此地及本堡的九千余人在各地处理中!”

  “很好呀!”

  “今后,金陵的赋收全部归你,你就取之公,用之于民呀!以免辜负了圣上德泽!”

  “是!”“周老及鲁老此次入大内为你解危,得厚谢人家!”

  鲁仁忙道:“不必!”

  太华医隐道:“吾只有一孙女芬儿,可否驸马代为照顾?”

  哇!又是‘强迫中奖’,范冲不由一怔。

  白猫笑道:“有她这位歧黄高手在此,大家皆安矣!”

  韩百川道:“对,吾人乐睹此项良缘!”

  包天明道:“冲儿,周爷爷因为你入京辛劳,你就应允吧!”

  “是,谢谢周爷爷!”

  周全不由呵呵笑道:“很好!”众人立即纷纷道喜着。

  不久,白猫立即找来周玉芬及公主诸女道:“择不如撞,此时便是吉,一对新人叩拜尊长!”

  范冲便和周玉芬向薛丁夫妇及周全行礼。

  接着,他们又向长辈们行礼。

  立见薛丁取出一个红包送入白猫的手中道:“夫人,这是你首次作媒,你今最美,祝你青春水驻!”

  白猫居然脸红哩!

  白牡丹上前向周玉芬道:“芬妹,你!”

  “谢谢丹姐!”

  “快来见过姐姐们!”

  诸女便又返房说悄悄话。

  晌午时分,众人会聚于广场欣然享受端午节大餐及喝喜酒,场面既壮观又隆重,人人皆笑口常开。

  只见金掌率二百八人来到范冲桌旁道:“堡主,教主,驸马,祝你们愉快,事事顺心,敬你!”

  “哈哈!干嘛一下子冒出三个称呼?”

  “属下一生未服过任何人,先父母更是斥骂属下顽逆,可是,你令属下心服口服,恳请你再收留吧!”

  “咦?你不在堡中啦?”

  “此地该是贵教重地,属下处行移居支堡。”

  “哇!你和总管乃是我的左右手,快回来吧!”

  “是!敬您!”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范冲向金掌身后之人道:“你们也回来吧!”

  那批人立即欣然应是。

  范冲道:“我计划在八大县城各建一个支堡,平时由一批人驻在该地替我监督吏治及解决百姓的各种困难!”

  “目前已有九千余人在买卖参,俟他们忙过这一阵子,便可以分配至破八支堡,请你们多邀些同道去支援吧!”

  “是!”“原则上,每堡有五千人,对了,家眷不计在内,所以,副堡主和总管必须作完善的规划及随时替我监督!”

  “是!”“你们明便展形行动吧!”

  “是!”“总管今夜去请卓大人及各位县令来此,我会吩咐了们好好的建设八大县,备方便你们服务城民!”

  “是!”“好!大家畅饮吧!”

  “是!”范冲立即又展开一桌桌的敬酒。

  一个半时辰之后,范冲一返桌,立即请起凤使及举杯道:“各位,请陪我敬这位天下最伟大的娘!”

  凤使的泪水立即溢出来了。

  鼓后及薛丁立即率先响应。

  众人立即哄然敬酒。

  凤使便边拭泪边干杯着。

  范冲喜道:“谢谢!大家继绩尽兴吧!”

  不久,各派掌门人联袂前来敬酒。

  张统领亦随后率侍卫们前来敬酒。

  这一餐,一直喝到黄昏,方始散席。

  范冲便邀公主及张统领在大厅品茗。

  不出半个时辰,卓永率子及八位县令人厅行礼。

  范冲含笑道:“坐!”

  “遵命!”

  “卓大人,听说城近月来迁入不少外地人,是吗?”

  “是的!截至昨天下午,已逾十万人,他们目前皆在各家店面持劳务役赚钱,食宿留由东家负责,并无纠纷!”

  “很好,依此趋势,本城会不会为患?”

  “会!微臣可否进言?”

  “!”

  “若责凡八大县令完善建设备县城,除了可以容纳三百万人之外,更可促使金陵全面繁荣!”

  “哈哈!正合我意,大人果真用心矣!”

  “理该鞠躬尽瘁,以报圣恩!”

  “金陵地广又肥沃,加上是文化、经济、政治及军事重地,目前已经有便利的水、陆交通可供进下发展!”

  “以金陵的条件,八大县城不必再恳田,宜将土地规划为商业、观光用途,同时作均匀完整的房舍规划!”

  “很好,每县城需多少经费?”

  “一至二千万两银子,不过,一年内必可售店面回收本息!”

  “好!你和各县令好好的研究一番,我出钱!”

  “是!”“规划完成之后,你再赴京上任吧!”

  “是!”“卓川!”

  “微臣在!”

  “我保荐继续留在此地担任三年知府,届时,你若表现优良,我绩留你三年,否则,你请便吧!”

  “微臣一定我力以赴!”

  “很好!你们八位县令好好的干,知府一出缺,我必由你们之中择一接任,其余七人则荐圣上召你们入大内任职。”

  “遵命!”

  “自本月一起,除了皇禄之外,我各赏你们一倍的禄银,期望你们清廉,负责任官,如何?”

  “遵命!”

  “统领有何指示?”

  张统领含笑道:“卓大人,尔等最了解驸马的为人及作风,你们有此福份,宜全力以赴,备利己佑民!”

  “遵命!”

  “公主说几句话!”

  “好!本朝未曾有封县之事,各位有幸合作共同经营本城,其盼各位尽心尽力,千万别辜负圣上及驸马之重托!”

  “是!”范冲取出银票,一一封入红包内道:“繁县各预领二千万两银子,你们放手去经营,我会以成效重赏!”

  八位县令立即上前领取红包。

  范冲又勉励一阵子,方始令他们离去。

  张统领含笑道:“金陵之繁荣必冠全国!”

  范冲喜道:“尚祈统领加指导!”

  “客气矣!驸马虽未任官,所宣布之措施最合圣上之意,而且甚为可行,金陵真的会亮光闪闪,凌冠全国矣!”

  “哈哈!托统领金口矣!”

  “哈哈!微臣在三年内一定会再莅金陵,届时,吾一定可以瞧金陵超越京城,微臣必可痛饮一番矣!”

  “哈哈!谢谢统领鼓励,我一定不负所望!”

  他们又叙良久,范冲方始返房,立见湘湘含笑着。

  “哥!姐妹们思念甚巨,你这阵子得好好陪陪大家,尤其丹妹更不可疏漏!”

  “她怎么啦?”

  “她常在睡中呼唤你哩!她是一位直肠子之人,她们母女今天会那么善待芬妹,全因为她太思念你啦!”

  “我会好好待她!”

  “好戏尚在后呢,金陵之成就必使本教声望更隆!”“是的!”

  “其实,哥可以将各地贫民,亲住于八大县城,再由他们代咱们经商或干活,此举反而可以彻底协助他们哩!”

  “天呀!好点子,一举数得也!”

  “是呀!哥明就吩咐大人他们办理吧!”

  “好!好!”“哥,三月初爹娘带我们及孩子们赴黑木崖祭拜血莲教先进们之英魂,同时将牌位置于堡后院祠堂哩!”

  “据爹娘估计,以咱们目前的财力,再全力开发金陵,不出十年,大内之财力也比不过咱们,所以,大家得多行善哩!”

  “当然,钱财乃身外之物,宜作善途!”

  二人互视一笑。

  翌上午,范冲代卓永诸官优先让各地贫民至金陵定居工作之便展开他的‘劳军’行动。

  他首先宰遍包娇等正室,接着,也便陪思君等一百余位‘妾’们疯天疯地,夜的畅玩着。

  他足足大展神威十天,诸女皆足矣!

  接着,他带着卓永父子及金掌到各县城巡视着。

  此时,各县城各调集十万名工人作全盘的开发工作,他们先开始平整宽敞的道路,再搭建房舍。

  此时,已有二十余贫民先行来协助做些零工,他们不但有吃有喝有住,而且每皆领工钱哩!

  一传十,十传百,不出一个月,便涌人一百六十余万贫民,他们便受雇于先将营业的各种店面之中。

  此时业自各地的游客皆来瞧范驸马及他如何治理金陵,所以,每家店面的生意皆应接不暇哩!

  中秋时节,各店面全部营业,二百七十余万贫民皆在店中工作,每个人皆勤奋,热忱十足的工作着。

  这天中午,每位贫民皆获十两赏银子。

  此外,八大县城的风景区更是全面兴建着。

  时光飞逝,一晃过厂十八年,如今的金陵已经热闹百倍,范冲的财力更是足足的增加数百倍。

  因为,他当年所投资的所有店面在这些年之中,他的拔一半卖给商人,另一半则给贫民们一起经营。

  如今,那二、三百万贫民皆已存不少家产哩!

  金陵果真繁荣令人咋舌啦!

  范驸马三个字更是家喻户晓啦!

  吉林参及天山参一直在每年为他赚人可观的财力,可是,十八年来,各种物品皆涨价。唯独参价一直不变。

  如今的范冲一共有五十二位儿子及二位女儿。

  他的妾们个个秀丽过人,岁月并没有在她们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尤其范冲更似丝毫不变。

  因为,他已经功力通玄,诸妾又勤于为他进补呀!

  他的娇们经过他的长期灌溉及自己的进补保养,人人娇若花,加上成,端庄,妩媚,可谓风华绝代。

  她们早在十五年前便不再分娩,所以,年近四十岁的她们却丝无一点福态,她们已成为天下人的焦点。

  如今的金陵,每天至少有五十万人出入,它不但繁荣,而且井然有序,各县衙根本没有什么违法案件可办哩!

  在这十八年之中,圣上命令文武百官来金陵学习,他们批批的携来圣上赐给范冲的财物,范冲也托他们呈上财物。

  他们似在以物易物,其实,他们在彼此开心及了解,尤其公主接连三年皆生下一对儿子双胞胎,更令圣上喜悦。

  这天黄昏时分,张统领又陪一批官员前业,唯一不同的是殿下带着八位子及二个儿子出现。

  公主欣然唤道:“皇兄,皇嫂!”

  范冲欣然率众行扎着。

  殿下还礼道:“久仰金陵之金碧辉煌及繁荣,今一见,顿思长留金陵,不知驸马肯赐间茅屋否?”

  “本堡一直备一座庄院,其主人便是父皇或皇兄矣!”

  “哈哈!你果真是有心人,难怪会成功?”

  “托皇兄之福,人内再叙吧!请!”

  “请!”

  列立于两则接之堡内人员不但好奇瞧着这位未来的皇上,他们更好奇的瞧着殿下的那两人儿子!“

  因为,殿下有八位子,按理说他该是儿女成群,如今只带来此二子,可见此二子的地位甚为尊崇。

  尤其他们俊逸英,更令人欣赏。

  风使却望着那两位青年讨道:“这眼神颇似冲儿,这正是范家的特殊眼神呀!他们怎会不像殿下!”

  她放在心中,便陪众人入内。

  众人入座之后,范冲立即先作金陵建设之简报。

  殿下正道:“父皇将于年底退位!”

  “啊!恭喜皇兄将登基啦!”

  “谢谢!吾此次特地学习,你得陪吾到处走走,吾打算在此留一至二个月,吾一定要使各城皆似金陵!”

  “皇兄壮志感天,苍生有幸矣!”

  “当今四海承平,金陵之示范已经激励文武百官及地方官,正是吾进一步建设吾朝之良机!”

  “正是!皇兄志业必然可成!”

  “你一定要号召天下支持吾之建设!”

  “遵旨!必要时,我会以财力在前铺路!”

  “那倒不必,国库充沛矣!谈谈心得吧!”

  “遵旨!宜先从安贫及创造财富着手!”

  他立即畅谈建设金陵之经验。

  诸女畅谈百个案卷吩咐下人搬入大厅,再由范冲边讲边供殿下翻阅,殿下亦专心的翻视及听着。

  天黑之后,范冲和众亲人陪殿下一家人用膳,膳后,殿下召范冲那五十四位子女入厅,含笑询问着。

  他的视线频频留在范冲的两位女儿身上,她们既美又妩媚,尤其,她们的开朗,大方及聪对答,更令他时时泛笑。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一家人住入堡内唯一独立的豪华庄院,他和第三位子一入房,他立即道:“真美!”

  她立即含笑道:“附马之女真是天人也!”

  “是的!吾要她们成为后的皇后!”

  她神色一变,一时接不下话。

  “你怎么啦?”

  “我…殿下让她两嫁给秋儿二人吗?”

  “不错,吾目前在考虑让秋儿单独娶她们,后,她们才可合力辅住秋儿,可是,似乎又对律儿不公平哩!”

  “请殿下三思,父皇似钟意柳姑娘哩!”

  “不,她们逊太远!”

  “这…此事不急吧?”

  “不,吾不能失去她们,吾定下名份!”

  “这…可否先和驸马讲一下?”

  “这…夫人先和公主谈谈吧!”

  “遵旨!”

  二人又叙了不久,便各自歇息。

  翌上午,范冲陪殿下人诸衙听知府简报,接着便是实地参观,他们,直到天黑,方始返堡沐浴用膳。

  膳后,公主和范冲入书房,她立即含笑道:“辛苦啦!”

  “没什么!皇兄果真有心要嘉惠天下哩!”

  “是的!他要报答父皇的提拔,当年,他是二皇子,按理说由大皇子接任殿下,可是,父皇欣赏皇兄的魄力及冲劲呀!”

  “皇嫂今和我聊了一个多时辰,她有心要协助皇兄,所以,她希望能够找个时间私下和你请教一些事情!”

  “好呀!你安排吧!”

  “好!”“皇嫂表示,父皇明年退位之后,将会来金陵哩!”

  “好呀!咱们好好服侍他们吧!”

  “嗯!”范冲搂她道:“我能有今,你出力不少!”

  “别如此说,我沾光润福太多,我真幸福!”

  “客气矣!今夜留下吧!”

  “公主,恕我未曾陪你再返大内!”

  “我喜欢此地这和谐及繁荣,大内太拘谨了!”

  “想家否?”

  “有些,不过,父皇及母后明年将来此,我何须多心呢?”

  “对,愉快的面对现在吧!”

  她微笑一下,立即送上香吻。

  翌起,他在白天陪殿下到各县去听取简报及实地访察,殿下越被金陵的繁华震撼,他越决心要造福全国。

  所以,他勤快的学着记在册中。

  一个多月之后,殿下一返堡,立即连连向娇们赞美金陵及驸马的超凡成就,诸妇亦含赞美殿下之辛勤。

  他们稍歇之后,立即用膳。

  膳后,殿下放松歇息,迅速睡。

  范冲却陪诸叙不久,他方始返房。

  立见公主入内低声道:“皇嫂可能会来请益哩!”

  “好,我候她吧!”

  公主立即带上房门而去。

  没多久,果见殿下之第三房娇含笑入内,范冲立即含笑起身道:“皇嫂先喝杯参茗吧!”

  立见她道:“好”反手递来一封信。

  赫见信上写着:“绝密件,勿外!”

  她轻啜一口香茗,便娓娓道出安分贫经商之道。

  他对这套理论已经甚,而且他也实行成功,所以,他沉稳的说着,双目却迅速的阅读那张纸的内容。

  “请勿惊慌,我乃马姬也,我在枫庄孕育秋儿二人,因为,我必须为自己及殿下打算!”

  “殿下不知因为天生隐疾或遭人暗算,居然没有生育能力,他若无后,便无法登基,所以,我作此决定!”

  “如今,我即将在明年成为东宫娘娘,秋儿二人后必有任何一人会登基,我有美好的远景!”

  “可是,殿下让秋儿娶令媛二女,我岂可让伦之事发生,所以,恳请你一定要阻止这件事!”

  范冲瞧得心儿猛跳,根本不知自己在说什么?

  却见她含笑道:“驸马认为可以绝贫穷否?”

  范冲口气道:“部分偏远地区较难,不过,可以定期济分助这批人,再耐心的改善他们的环境。”

  立见她递出一张字条及另找话题道:“骑马已将资料交给殿下吧!”

  范冲道句:“是的!”便望向字条。

  立见字条写道。“你若同意拒绝孩子婚事,请点头!”

  范冲立即连点三次头。

  立见她含笑道:“我会向殿下索阅!”

  她徐徐行来、便又道:“有计划带她们及孩子们上京否?”

  “有,我们一定会去!”

  “竭诚以待,登基之可能在祭告祖之清明后,你们何不莅临观礼,事后畅游大内及陪父皇们来此!”

  “好点子!”

  她将樱贴上他的双,便轻轻一吻。

  她迅速移开樱道:“打扰!”

  “客气矣!”

  她边走边放下双手,不久,她已飘然而逝。

  他将信封,信纸及字条人口中,便含着参汁缓缓嚼着,他的脑海不由浮现他和马姬狂之经过。

  良久之后,他嘘口气道:“哇!我的儿子后会当皇帝哩!可惜,我不能对任何人说,太可借了!”

  他越想越乐,立即步入白牡丹之房,因为,白牡丹的体颇似马姬呀!

  他一入房,白牡丹求之不得的立即送来香吻。

  “丹妹,这些年业,我每周皆陪过你吧?”

  “嗯!你最疼我了,你真守信!”

  “袁亲家之二位孙子人品如何?”

  “优秀的,相公莫百定此亲事?”

  “不错,你意下如何?”

  “很好呀!环儿及纺儿一定会答应。”

  “他们去年似乎相处得不错哩!”

  “是,袁亲家曾探过娘的意思,娘颇表赞同哩!”

  “你和茹妹谈谈,她若同意,咱们近就安排吧!”

  “好呀!”

  “你又发烫了,玩吧!”

  “相公,它为何一直烫又如此人呢?”

  “你为何一直如此人呢?”

  她啐句讨厌,立即放玩乐着。

  他挥戈出征,房中立即隆隆连响着。

  天上的明月便羞赧的躲入云后啦!

  一全书完一
上一章   天才赢家   下一章 ( 没有了 )
落剑吟妙绝天下虎过山冈江湖傻小子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提供《天才赢家》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天才赢家》最新章节第十八章妾成云乐逍遥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天才赢家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