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虎过山冈最新章节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亚博登陆注册 亚博体育ag真人 校园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经典名着 同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短篇文学 言情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架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军事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乡村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官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排行榜 玄幻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科幻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都市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耽美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历史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网游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总裁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仙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竞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推理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综合其它
好看的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全本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 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 虎过山冈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9  时间:2019-9-9  字数:12544 
上一章   第 一 章 妖姬效霸王上弓    下一章 ( → )
  “封柳不下,却惹一身腥;

  古追不锥,反博侠义名。”

  昔年,信隆君曾说:“试想英雄迟暮,温柔不住往何乡”意指英雄人物落魄时,多藉酒来浇愁。

  难怪如今之人在郁卒时,便喝几杯及泡泡马子。

  封柳却不一样哩!无论何时,他永远是笑容面。

  无论何地,他永远是意气风发。

  尤其进了温柔乡,他更是哈比之至!此时,他正抵达秦淮河畔的“宜君乡”前,立见奴双目一亮,扯喉喊道:“封公子来啦!雪红,快来恭封公子呀!”

  封柳哈哈一笑,便昂头迈入门内。

  奴三步并作二步的前哈陪笑道:“封公子金安!瞧您印堂光华转,白里透红,近期必有大喜,恭贺公子!”

  “哈!小蔡,最近手气如何?”

  奴立即苦瓜脸道:“霉透啦!"“哈哈!拿去翻本吧!”

  一张银票立即入他的手中。

  “谢谢公子厚赐!”

  立听哟一声,一名丰腴彩裙妇人已经快步来,只见她一扬手中之红纱巾便行礼道:“封公子,久违“哈哈!风大娘,你更俊俏啦!’“格格!少吃老娘豆腐,留着应付雪红吧!”

  “哈哈!谁敢吃你这块豆腐呢?”

  说着,他一搂她,便吻上右颊。

  风大娘佯啐一句,便扬掌推。

  封柳一翻左掌,一张银票已入她的掌心。

  风大娘格格一笑道:“雪红来啦!”

  说着,她已将银票揣入怀袋。

  封柳却头也不回的嗅吻着她的粉颈哩!风大娘格格笑道:“够啦!当心老娘发!”

  封柳叫一句:“小生怕怕!”便松手后退一步。

  风大娘格格一笑,便回头道:“备醉蟹、雪莲、泥菱!”

  “哇!好个风大娘,谢啦!”

  “风鬼!算你有口福!去吧!”

  封柳哈哈一笑,便昂头阔步入厅。

  立见一位秀丽少女一身宫装的裣衽行礼道:”恭公子!““哈哈!雪红,你更人啦!”

  他哈哈一笑,便上前搂上纤

  奴立即快步上前揭帘肃客。

  封柳哈哈一笑,便搂雪红入内。

  不久,二人进入华丽房中,雪红立即斟茗奉客。

  封柳一入座,便瞥向榻前道:“你仍是老样?卖艺不卖身?”

  封柳道:”吾乃游戏人间一条虫也!“雪红啐道:奴家不信人间有龙,奴家会等下去。”

  “好一位痴女子,有何新曲?”

  “风!”“好曲名!请!”

  雪红朝瑶琴后之软垫一跪坐,纤指便开始琴。

  一串轻快的音律后,她已启朱唱着。

  封柳便品茗聆听着。

  雪红边唱边美目款注封柳,封柳则仍含笑注视一曲既讫,封柳便鼓掌喝采。

  立见风大娘率三名女子入内。

  不久,桌上已摆妥酒肴。

  风大娘笑道:“风鬼,开怀畅饮吧!”

  “哈哈!一起来吧!”

  “汝若想一箭双雕,老娘便留下!”

  “哇!无福消受,我还想欣赏明的朝阳哩!”

  说着,他已抛出一张银票。

  风大娘接妥银票,便格格一笑的率三女离去。

  雪红上前关妥门,突然走到柜前取出一锦被,只见她迅速拆开被角之线,便取出一个牛皮信封。

  封柳的双眼立即闪过神光。

  雪红将信封交给封柳,便去收拾锦被。

  封柳自信封内取出一叠纸,便逐张翻视着。

  他的神色亦忽喜忽皱眉啦!雪红收妥锦被,便靠坐在封柳的身旁。

  封柳一搂酥肩,便附耳道:“干得好!谢啦!”

  说着,他已将一张银票送入她的手中。

  雪红低声道:“老白找你!”

  封柳怔道:“多久的事?”

  “七天前及昨天皆来过,他好似有急事哩!”

  封柳忖道:“莫非那宗事有着落啦!”

  他立即点头道:“我待会去找他!”

  雪红道:“不行!人家要你今夜留下来!”

  “行!灌倒我吧!”

  说着,他已拿起酒杯。

  雪红斟酒道:“你可真有口福,昨天有批富江冤大头前来孝敬蟹、菱,你可得多尝几口呀!说着,她已经夹来一块蟹黄。

  封柳一张口,便含它。

  雪红却以朱含着它,再凑近他的口。

  他会意的上朱

  四一沾,蟹黄已滑入封柳的口中。

  她贪婪的吻着。

  坚的双亦隔衫厮磨着他的膛。

  封柳却坐怀不的边吻边轻抚她的秀发。

  不久,她松举杯道:“尝尝碧竹吧!““柳州那位冤大头又来啦?”

  “是呀!他以五万两替我赎身哩1”

  “恭喜!”

  她白他一眼,道:“口是心非!讨厌!”

  他轻吻雪颊道:“你该把握机会从良!’“你何时肯赐此机会!”

  “哇!你可真死心眼哩!喝酒!’,二人立即干杯。

  不久,她以瓷匙勺起一块菱角道:“酥的哩!”

  他一张口,她便送入菱角。

  “最近为何有大批江湖人物来此呢?”

  “寻什么宝?”

  “金银财宝!”

  “无聊!人为财死呀!”

  说着,她已自行干杯酒。

  封柳低声道:“没人怀疑你在收集江湖人物的动态吧?”

  “谁会管这种事?何况,我只是顺口问问而已。““高明,你是我的得力助手,敬你!”

  说着,他立即举杯。

  她却摇摇头及闭上美眼。

  她微仰脸,已微嘟出朱啦!哇!好一付媚态。

  他大口喝杯酒,便印上朱

  他边吻边渡入美酒啦!她受用的徐徐咽酒啦!她的酥再磨他的膛啦!不久,她已鼻息加促啦!封柳倏地松口,便夹块蟹品尝着。

  雪红稍整前襟,亦陪他取用着。

  不久,封柳低声道:“仍无血狼的消息吗?”

  “没有!世上真的有如此凶狠之人吗?”

  封柳点头道:“这二年来,已有八人惨遭血狼撕尸!”

  雪红咬牙道:“我倒希望能瞧瞧此人是何模样?’“小心些!那八名死者包括四名高手哩!”

  “安啦!先母曾替我算过命,我虽命长寿的!”

  “你并非命啦!”

  “生张李,投怀送抱,不乎?”

  “哇!又来啦!喝酒!”

  封柳便迳自干杯。

  雪红喝完杯中酒道:“老白怎会找你呢?封柳含笑道:“你猜呢?”

  “他也在替你收集资料乎!”

  “非也!他那把老骨头经得起折腾乎?”

  “别卖关乎子啦!说嘛!”

  封柳低声道:“我托他收购铜币!”

  雪红双目一转低声道:“类似我去年赠你之铜币吗?““岂止类似,我请他收集正品!”

  “真的呀!有进展吗?”

  “他已帮我凑到八枚铜币啦!”

  “他可真行!那些铜币有何妙用呢?”

  “增值呀!”

  “少来!你视金如粪土,它们必有妙用!”

  “没有啦!喝酒吧!”

  “讨厌!干!”

  二人立即又干杯。

  雪红夹来一块排骨道:”尝尝吧!“他立即欣然张口。

  封柳含笑道:“你在八大胡同也安眼线吧?”

  封柳含笑道:“别呷醋,我一向风不下。”

  “人家好奇嘛!说嘛!”

  封柳点头道:“不错!我在京城八大胡同,西湖及此地皆各请一位天仙美女替我收集江湖人物动态。““天仙美女?你和她们上过吧?”

  “大人冤枉呀!小的没有啦!”

  “格格!少逗啦!你为何如此做?““纯系兴趣而已!”

  “少来!你是条子吧?”

  封柳摇头道:“有如此风的条子吗?”

  “说嘛!”

  封柳吐出骨头道:“我在协助某人。““那人正派吧?”

  “纯正之至!”

  “很好!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古追不古锥!”

  封柳怔道:“古追?八方剑古追?”

  “不错!”

  “你有可凭证?”

  “第六感,我的第六感一直灵验!”

  封柳含笑摇头道:“恕我无法采信!“你呀!迟早必吃其亏!”

  “安啦!我罕接近他啦!”

  “他会找你啦!”

  封柳怔道:“你为何如此笃定?”

  “他们正在招兵买马准备对付九环帮。”

  “当真?你怎知此事?”

  雪红得意的笑道:“上月初,古大人四十大寿,我曾到场侍候,我曾在席间听他们父子和八人低语这件事。”

  封柳便点头思忖着。

  雪红便迳自尝菱角。

  不久,封柳问道:“古大人奉命消灭九环帮吗?’,雪红含笑摇头道:“九环帮远在大别山,根本不归他管辖,他只是看上九环帮那批藏宝啦!’,封柳恍悟道:“原来如此!”

  “不过,他的口号却打得很响亮。”

  “除暴安良吧?”

  “格格!正是,你了解这批货哩。“封柳微微一笑,便尝着蟹黄。

  雪红道:“你可别淌这浑水。”

  “行!不过,我可不苟同古追不古锥这句话,因古追一向广结善缘,而且任人占便宜哩!”

  雪红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啦!”

  “他会是伪君子吗?他的笑容是多么的纯真呀!”

  雪红抚媚一笑道:“我媚否?”

  封柳笑道:“既媚又美!”

  雪红倏沉娇颜,立即遍布寒霜。

  封柳笑道:“翻脸如翻书,果真不虚也!”

  雪红笑道:“你该提防古追!”

  封柳摇头道:“我注意他甚久,我甚至多次暗中观察他,他的气度过人,绝非虚假伪善之!”

  雪红苦笑道:“但愿你不会受他的害。”

  “怪啦!你为何特别对他反感呢?”

  “我直觉认为他心机过深,可怕之至!”

  封柳点头道:“他若是伪君子,必是空前可怕之。”

  “所以,你最好对他敬鬼神而远之。”

  “遵命!”

  “口是心非!讨厌!”

  “别扫兴,谈谈你的近作吧!”

  二人便边谈诗词边品酒用膳。

  美目转的她几乎已经粘在他的身上啦!良久之后,封柳含笑道:“雪红,此地太埋没你啦!”

  “把我赎走吧!我已有不少私蓄。”

  “抱歉!我尚须藉助你的大力帮忙呀!”

  “你另找高明嘛!好不好?’“雪红,咱们昔日有言在先,你不宜过度企盼我这位子呀!”

  “讨厌!你才是正人君子哩!““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我信得过自己的照子,万一我知人不明,我也认啦!”

  封柳苦笑道:“你何苦如此痴呢?”

  “不管,你可知我最想做何事?”

  “不知哩!”

  “我最想替你生一子,我要他似你这么英俊及潇洒!”

  “哇麻死啦!当心我会吐。”

  雪红仍望向他道:“我要孩子的双眼似你般明亮,它们象征你的心以及修为高明,是不是?”

  封柳吻她道:“够啦!我快乐昏啦!”突地身下一麻,封柳道:”有必要点吗?“雪红吻他道:“我今天绝对饶不了你。“说着,她已抱他起身。

  “哇!你…”.他一低头,便吻住她的双

  她放他上榻,便边吻边为他宽衣。

  不久,他已成原始人啦!她如获至宝的注视他间之小柳啦!封柳忙道:“雪红,你别糊涂!”

  她却含笑开始宽衣。

  不久,她那雪白如脂的魔鬼身材出现啦!她轻捧自己的波霸双道:“它们全归你啦!“说着,她已贴上他厮磨着。

  麻受制的他只好任她厮磨着。

  不久,硕伟的小柳起立致敬啦!她滑到他的间,便以双夹小柳厮磨着。

  封柳自知无法挽回她的心意,便任她去玩啦!不久,他的焰已烈,小柳也抖动不已啦!雪红凑到他的嘴前,头便送入他的口中。

  他只好轻轻着。

  她受用的眯眼啦!她轻嗯连连啦!她徐徐厮靡他啦!终于,滚滚溢出啦!她妩媚一笑,便吻上他。

  玉门关口轻轻贴小柳不久,便逐寸的入小柳。

  不久,关内爆啦!她移开朱,便自枕下取出一块雪白的纱巾。

  她徐徐撤军,纱巾已凑近下体。

  她轻轻一试,纱巾立即添彩红。

  她将纱巾凑向他道:“完壁吧?”

  封柳苦笑道;“你让我今后无法无牵无挂啦!”

  “陪我三天,今生今世,我无怨无悔,好吗?”

  ”一言为定!“”一言为定!“她顺手解开的麻啦!他一翻身,便吻她道:“该我了吧?”

  她妩媚笑道;“我对你期望甚高,可别让我失望!”

  “包你满意!”

  他立即挥戈徐徐进出着。

  她春风面的合啦!破瓜之不适逐渐消失啦!她加速合啦!他放心冲刺啦!人的响曲回不已啦!四目投,情更深啦!之间,意更浓啦!往,她舒畅的胡言语啦!他更欣然冲刺啦!终于,他颤抖的注入甘泉啦!低唔声中,他乐眯双眼。

  她呻的道:“妙哉!”

  两人再度搂吻啦!浓意更浓,两人分不开身啦!

  *****************

  天一亮,封柳便步入老白字坊,呵呵笑声之中,一身白袍,头银发的老白已经笑呵呵的来啦!老白姓白单名仁,白家世代经营这家字坊,老白不但腹经学更是广结善缘,老白字坊更名扬天下啦!老白字坊不但买卖字画,而且买卖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上万两的古董更是经常在易着。

  老白字坊不但货真,而且是童叟无欺,因而生意不赖哩!封柳为免人多口杂,特排在此时来见老白。

  此时,封柳拱手道:“有劳久候矣!”

  “老弟!大喜也!”

  封柳双目一亮,低声道:”找到龙币啦?”

  老白点头道:“不错!”

  “它来自何处?”

  “一名赌鬼!”

  “哇!敢情他已经输惨啦?”

  “是呀!他把老母的首饰盒抱来变卖,龙币便在盒内。”

  说着,他已由怀袋取出一个小包。

  不久,他由小包取出一枚铜绿斑斑的铜币道:“恭喜!”

  封柳递出二张银票道:“谢啦!”

  “公子太大方了吧?”

  “尚祈白老指点哩!”

  “呵呵!万一它们会有稀世珍宝,老天岂非吃亏啦!”

  “您老是贪小便宜的人吗?”

  ”呵呵!封得好,高明!请吧!“封柳便跟着步入后院。

  不久,他们一入小书房,封柳便取出一个锦盒。

  没多久,这二枚铜币已依序排妥。

  老白逐一翻过铜币,便见它们各刻着不同的纹路,他边瞧边移动位置,神色也逐渐凝重。

  良久之后,老白吐口气道:“实在黑峰落谷中。”

  封柳问道:“大别山系北侧之黑峰乎?”

  “正是!公子去过吧?”

  “去过,它终笼罩云雾哩!”

  “正是!据古典记载,该处颇具煞之气不宜男哩!”

  “您老研判该处藏何物?”

  “该是灵药异草!”

  “当真?”

  “错不了!吾依据此十二枚铜币之刻痕及铜绿分布情况,研判它们该是三百余年前之物品。”

  封柳会意的道:“若是金银,早已蚀损。”

  “不错!另一可能为武功秘笈或兵匕!”

  “有理!它的确位置在于…”

  老白拿起那枚铜币指着正面所刻之龙口道:龙吐珠之背面,便是藏玉之处,公子不妨细绘之!”

  “您老代劳吧!”

  “不妥!老朽不愿多此牵挂。”

  “罢了!暂借贵地,如何?”

  老白便含笑离去。

  封柳口气,便回忆黑峰的山势。

  不久,他仔细描绘着。

  立见老白送来香茗道:“公子请品茗!“说着,他已含笑离去。

  老白便含笑离去。

  封柳口气,便回忆黑峰的山势。

  不久,他仔细描绘着。

  立见老白送来香茗道:“公子请晶茗!’,说着,他已含笑离去。

  封柳双目一凝,悄悄从怀中取出一支银针便送入茗中。

  立见针尾一阵灰暗,他立即收针忖道:”老白怎会在茗中掺毒,莫非他也见宝起意啦?”

  他立即更小心的描绘着。

  不久,他绘妥草图,便正式绘图。

  一回生二回,他迅速绘妥图啦!他贴掌于纸下,便运功烘干字迹。

  字迹一干,他便取出一块方巾。

  他一揭巾角,赫角方巾另有夹层。

  他将那张图入方巾,便折妥及入袜中。

  接着,他再描一张图,不过,他故意描偏位置。

  他吁口气,他立觉神智一沉。

  他故意再喝二口茗,困意更浓啦!他故意怔了一下,便滑臂趴睡在桌上。

  不久,老白悄悄进来啦!他探指一触封柳的鼻端,嘴角便泛笑容。

  他一瞥桌上之图,笑意更浓啦!他提笔迅速描妥另一图啦!他又仔细对照一遍,方始收妥图。

  他小心的换来一杯香茗,再取瓶凑近封柳的鼻端,一阵辛辣味道飘出之后,他迅速收瓶离去。

  他刚走,封柳已经醒来。

  他仔细瞧过那支笔及画之位置,便含笑忖道:“他已偷描走一图啦!我该瞧瞧他在搞什么鬼?”

  他立即唤道:“老白,行啦!”

  立见老白含笑入内道:“大功告成啦!”

  “不错!谢啦!”’他立即收妥那张画及十二个铜币。

  不久,他已含笑离去啦!他担心被人盯稍,所以,他直接返回宜君乡。

  立见雪红春风面的来道:“请坐!”

  他一入座,立即道出会见老白及遭老白过之事。

  雪红忖道:“老白会是那种人吗?”

  “知人知面不知心呀!你保管此真品吧!’,说着,他取出方巾,再出那张画。

  雪红会意的道:“你让老白偷绘走伪画啦?““当然!”

  “高明!格格!”

  “雪红,你帮我盯老白,如何?““好呀!如何盯?”

  封柳便低声吩咐着。

  不久,雪红会意的道:“老白跑不了啦!”

  封柳点头道:“我替你赎身吧!”

  “好呀!”

  她立即去找来风大娘。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封柳以四万两白银赎出雪红,风大娘亦同意雪红再使用此房一个月。

  封柳含笑离去啦!女扮男装的雪红也跟出啦!不久,封柳入城雇车,却见一名青年率三名青年由远处来,他立即忖道:“古追,他也入城他立即含笑去。

  “古兄,幸会!”

  “封兄,幸会!”

  双方一拱手,便热烈招呼着。

  不久,古追介绍另三个人,再邀封柳入酒楼一叙。

  封柳一瞥雪红已行向老白字坊,便含笑步入酒楼。

  他们便在酒楼晶酒叙着。

  白勇一出大门,便向左右一瞥再向右行去。

  红便持续前行。

  不久,白勇雇车出城啦!雪红为隐匿行迹,便沿右侧林中掠去。

  刚被开苞的下体虽不适,为了老公她甘心赶路啦!午后时分,白勇支退车夫,便入小肆用膳。

  雪红便入另一家食堂用膳。

  不出半个时辰,白勇雇另一车离去啦!雪红仍在林中跟踪着。

  天黑之后,白勇住入客栈,雪红便进入对面房中。

  她一听对方吩咐浴具及酒菜,便放心的笑啦!不久,小二送来浴具,她便迅速净身。

  她一见下体之裂伤,不由忆起昨夜之舒畅。

  不久,她女扮男装上榻运功啦!一个多时辰后,她一听白勇已在歇息,便含笑歇息。

  翌上午,她精神的沿林跟踪马车啦!行行复行行,第六天上午,她备妥干粮遥跟白勇上山啦!她已在昨夜背妥那张图,她边走边瞧半个多时辰,便发现白勇已进入云雾地区,她便缓步上山。

  良久之后,她在云雾中小心移动着。

  伸手不见五指的云雾使她更小心前进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视线大亮,她乍见峰顶,便瞧向四周。

  不久,她由·拨倒之野草获悉白勇已行向西方,她不由暗笑道:“柳哥可真行,姓白的已走岔路啦!“她便沿南行去。

  山势斜滑而下,不久,她再入云雾区。

  她摸索的抓着沿途之树木及大石向下滑行一个多时辰,视线乍亮,她立即置身于凹谷处。

  她张望的忖道:“此谷便是落谷吗?”

  不久,她瞧见右前方有两块椭圆大石,石中央有条通道,她立即暗啐道:“果真惟女人之哩!”

  她便小心的前进。

  不久,她已步入通道,立见前方另有一谷。

  她在通道尾端向内张望不久,便见谷中遍布一人高之野草,唯独左前方远处并无草尖,她不由好奇。

  她口气,便掠向大石。

  她乍踏上大石,立觉脚底一阵冰凉。

  她向下一瞧,便瞧见石上有十二个圆孔,她不由忖道:“这批圆孔之形状及大小颇似那十二个铜币哩!”

  她暗悔未携来那十二个铜币啦!倏觉脚底寒气更烈,她便跃落石后。

  石旁周遭寸余内不但寸草不生,而且有一层积雪,她在叫奇之余,便沿石徐徐绕了一圈。

  赫见石上刻了两个掌印,它们不但深陷入石内三分余,而且分别刻着“非勿入”及“月圆子时入”

  她不由怔道:“今天已是十四,明便是十五月圆啦!”

  她更可惜未携铜币啦!她向四周一瞥忖道:”那家伙会找来此地吗?”

  她稍思忖,便跃上大石。

  不久,她掠返通道口张望着。

  良久之后,她便坐在通道喝水及取用干粮。

  时光悄逝,一晃已经天黑。

  倏听一声啊叫,打盹的她立即惊醒。

  砰一声,谷内已有一人摔落。

  雪红正探头,立听惨叫声。

  她探头一瞧,便见远处草梢连动及惨叫连连。

  良久之后,她终于瞧见白勇挣扎的爬起来,只见他按着右腿滑地而行,他分明已经摔断右腿。

  雪红立即躲入通道内。

  来人正是白勇,他方才因为搜不到目标焦急的失足滑落谷中,此时已经摔断右腿及身负重伤。

  负伤之下,他已无法在黑暗的谷中瞧见景物,他盲目的前行,希望能够暂离这片荒草地区。

  不久,他停在谷壁前连着。

  断腿之疼使他再度望向四周。

  良久之后,他终于摸到通道口,雪红一掌制倒他及故意沉声道:“汝是谁?为何闯入此谷?”

  “我…我…”

  “说!”

  雪红立即一掌切上他的断腿处。

  一声惨叫后,白勇急道:“我叫白勇,秦淮人氏。““还有呢?”

  ”我游山…"一声冷哼之后,雪红又切上他的断处。

  “啊…我奉命来寻宝…”

  “奉谁之命?”

  “家祖白仁…”

  “寻何宝?”

  “武功秘笈!”

  “荒唐!”

  叭一声,她已按上断腿处“啊!饶命…我招…...”

  “我来寻灵物异果。”

  “荒唐!”

  “且慢!且慢!”

  “说清楚?”·“是!家祖凑全十二生肖铜币,研判黑峰落谷有灵物异果,才会令我来此寻找。““若真有奇宝,吾怎会不知?”

  “这…一定是家祖研判错误!”

  “哼!老白奉何人之命行事?”

  “啊!你…你…你识得家祖?”

  叭一声,她又按上断腿处。

  “啊!饶命!我招…家祖受九面狼萧源之胁迫行事,家祖昏封柳而窃描一份图。”

  雪红稍忖道:“九面狼怎知此事?”

  “家父去年酒后失言,引来此祸!”

  “九面狼目前在何处?”

  “他在寒舍候小的!”

  “封柳呢?”

  “小的离乡时,曾见他与古公子进入醉仙楼。““古公子?谁?”

  “古追,古大人之独子。”

  “他怎会接近封柳?”

  “他们原本旧识。”

  “古追知道此事吧?”

  “除非封柳告知,否则,他不知此事。”

  雪红稍忖,便一掌制昏白勇。

  她便和衣靠躺在通歇息。

  深夜时分,她怎被冻醒,便发现白勇已经没气,她暗骂句报应,便挟尸离去。

  不久,她在另一谷中劈坑埋妥白勇。

  她吁口气便向上掠去。

  不久,她已在山内歇息。

  天亮不久,她出活动手脚,便喝水及取用干粮。

  她研判老公会赶来,所以,她在口等候着。

  那知,她一直等到天黑,仍未件人影。

  她乍见月圆,便心中一忖道:“我为何不去见识一番。”

  她立即向上掠去。

  不久,她一入落谷,便觉寒气大盛。

  她含着六粒灵丹,便掠上大石。

  瞬觉足底奇寒,她便跃落地面。

  不久,她乍见那二个掌印,不由心中一动忖到:“我何不试推看看,那十二个铜币痕说不定只是标明目标而已!”

  她的纤掌立即按上掌印。

  掌心一寒,她直觉的出功力。

  大石向后一摇,·赫见听一阵轻轧声。

  立见大石右侧地面出现一个凹处,滚滚寒气猛冒而出,她打个寒噤之后,倏闻一阵清香的味道。

  她的神智倏清,便凝视凹处。

  立见下方远处有亮光,她便咬牙凑前一瞧。

  只见凹处一排雪白的阶梯延伸而下,下方则似个室,她略一犹豫,便咬牙沿着阶梯掠下。

  冰寒的阶梯分明已积厚雪,她迅速掠到下方,果见一个室,壁上居然镌悬着一颗拳大的明珠哩!她只觉甚寒,便提功扫视四周。

  立见前方有个大池,池上白气笼罩,池中似有物体,不过,刚朝池走六步,便发现寒气增强不少。

  她便提足功力咬牙行去。

  她终于来到池旁啦!她终于瞧见池中有一株人参啦!她见人参不但多须,而且状似人形及五官分明,池水平静无波,它也全株泡在池中及一动也不动哩!池畔石壁却刻着篆字道:“贫道秋白云子,贫道自幼入道,虽行遍天下下,憾未遇明师,偶获此株参王及秘笈,因而将它移植于万年寒泉处。

  有缘入此者,若非完壁之女子盼勿喝此水,以免遭冻,更别食此参王,以免反遭其害也!不过,若有九岁稚童及骨格清奇者,可于九九重已时一刻先饮一碗泉再食参。

  有缘获此二种珍宝者,除可胎换骨外,更可添百年功力,盼能结合白云身法行善,若仗之为恶,必遭天谴。

  白云子留”

  雪红恍然大悟的点头。

  她口气,便迅速离去。

  她掠出凹处,便望向大石。

  她一见凹处久久未合,不由大急。

  急中生智,她再度按上大石及用力一推轧轧声中,凹处果真消失。
上一章   虎过山冈   下一章 ( → )
江湖傻小子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提供《虎过山冈》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虎过山冈》最新章节第一章妖姬效霸王上弓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虎过山冈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