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浊世魔童最新章节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亚博登陆注册 亚博体育ag真人 校园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经典名着 同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短篇文学 言情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架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军事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乡村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官场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排行榜 玄幻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科幻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都市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耽美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历史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网游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总裁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仙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竞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推理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综合其它
好看的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全本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 > 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 > 浊世魔童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1  时间:2019-9-9  字数:17161 
上一章   第 六 章 四大魔头互火拚    下一章 ( → )
  倏听一阵哗啦声响,金志恒只觉际一紧,低头一看,已被一条银链住,那个骷髅头刚好抵住肚脐,骇得他大呼出声!

  飞链客一笑,右肮一紧“咻”一声,金志恒立即被提出厅外,摔落在大门口桌前,疼得他“哎育!”一叫。

  飞笠客一笑,坐在他的背部,声道:“老罗!站一会儿就腿酸,老夫正愁没有椅子哩!者三真是设想周到,嘿嘿!”

  金志恒自从听见黄来旺提醒不可炫武功之后,便收敛内功,任由他们摆布”心中却暗暗不已!

  所幸那四人一阵虎咽,盏茶时间之后,即已吃得光,只听飞笼客“嘿嘿”一笑,立即跃上座头。

  只见面向大厅声道:“在老夫四人未回来之前,若人敢越过这副座头,可别怪老夫无俏尸说完。嘿嘿笑着。

  那副座头随着他的明笑声音,缓缓地陷入地面,一直到陷近一半之际,飞笠客才夏然止住笑声。

  这份内功立即震住众人。

  黄来旺坐在柜台后面,神色仲仲,不知如何应对?

  金志恒虽听出飞笠客略见气,却不由暗骇道:“哇J这个小老头虽小,—身的力气却不小哩尸骇凛之巾,只听飞笠客声道:“金志恒,咱们去江边玩玩如何?”

  “我…我进不去呀!”

  “嘿嘿!真的吗?金志恒十:试试看,好吗?”

  问句虽然客气,语气却森森,令金志恒宣打‘哆嗦。

  飞链客—笑,右腕一振,金志恒不由自主的向右—滚“哗啦!一声,捆在他的问的银链立即飞回飞链客的间!

  好迅即的手法啊!

  金志恒刚爬起身子,飞笠客一笑,立即向大门外,别看他个子矮小,这一却足足的出三丈余外哩!

  金志恒尚在惊骇之际,突听“锵尸的一声,抬头一见是那位大个手神出蒲扇般的大手出一把弯刀,他不由神色大变!

  他正返身逃跑之际,倏觉自己好似突然搭乘电梯要上楼般,只觉顿口一紧,双足已经悬空了!

  吓得他“畦:救命叼!”的直叫。

  飞刀客以刀尖挑起金志恒,乍见他这付惊骇的模样,不由笑道:“金志恒,用走的比较慢,飞吧!”

  ,::右腕一抖,金志恒已带着惊叫声飞了出去。

  —那三名“高人”嘿嘿一笑,闪电般掠了出去。,金志恒这一飞,足足的飞出二十余丈才往下降落,路上的行人早巳闻声避到一旁骇呼道:“阿恒,小心呀!”

  金志恒见自己正摔向地上,边后悔自己前几天为何不学习轻功边惊叫道:“哇!救命呀!你们快闪开呀!”

  他明明已经看见那些人已闪到一旁,为何又出声示警呢?因为他担心这批人会被那四个怪人伤害呀!

  :事实上不用他提醒,那些入乍见到一个特别矮小的老人和三位超大号高个于疾飞而来,早巳恨不得爹娘多生几条腿,跑快—点啦!

  金志恒尚未落地;飞辩客已嘿嘿一笑的闪了过来,只见他将头一甩,那条长辫立即向金志恒挥飞出去。

  金志恒只觉部被扫得火辣辣的剧疼,不由又“哎唷”一叫。

  “一加三追魂团”乃是桐柏杞山庄庄主明本扬手下的四大巡察,仗着势力及武功,一向目空一切,视人命如草芥,只见他们四人各以手中的兵刃替将金志恒朗前扫支,由于他们的长相怪异及身形似电,沿途之人吓得骇凛不已。

  一见他们离去之后,路人在骇凛之余,不由替金志恒担心不已,四人身形似电,盏茶时间之后,已经抵达怪林前而。

  金志桓连续被这四个怪人恫吓,几乎被吓麻库丁。

  此时,—见阵式前面有十余名劲服打扮之大汉,为了避免他们遭到这四个怪人的毒手,他立即叫道:“哇!快走开!”

  那十余人正在苦思如何入阵,突听金志恒之喊叫声音,立即有一名个性火爆的大汉吼道:“干你娘,你在哭爸呀!

  声音方歇,立即又惨叫一声!

  只见他的项上人首已被飞进客那顶斗笠削断带着一缕鲜血飞笠阵中,那项斗笠飞了一回之后,重又落入飞笠客之手中。

  飞刀客刀尖一跳,刺入金志恒的带,先将他那下冲之势卸掉轻轻一抖,立即将他抛到地上。

  现场请人乍见这四个怪人以及“飞笠摘着”的绝技,不由神色大变!

  突听飞笠客一笑,喝道:“上!”

  四人立即扑了过去。

  金志恒原本要爬起身子,乍见那四人正以诡异的功夫及兵刃杀人好似在砍草一般,吓得身子一软爬不起来。

  斗铰一飞,立即有一颗人首飞走!

  长辫一扫,立即有一人吐血倒地。

  银链一旋,立即有一颗人首飞走!

  弯刀连挥,寒光暴闪,人头一颗颗的飞了出去。

  那十五人虽:然竭力抵挡及闪躲,奈何“一加三追魂团”身手超绝,不到盏茶时间,即已全部倒地毙命!

  “畦!好厉害喔!简直比切菜还快!,飞笠客伸舌净笠沿的血迹之后,笑道:“金志恒,你瞧哪些香草多可爱呀!咱们进去采吧!”

  金志恒瞧他血的模样,直作呕,那里爬得起来呢?

  飞链客紧好银链,笑道:“老么,看你的啦!”

  飞刀客冷冷一笑,弯刀朝—具尸体连挥数下,地上立即出现六块团,吓得金志恒不住的颤抖着。

  飞刀客声道:“这家伙果然全身无力了,居然躲闪不闻哩!”

  金志恒闻言,立即自地上蹦跃而起。

  四个怪人得意的“嘿嘿…”笑不已!

  金志恒惶恐的瞧着他们,暗忖道:“哇!这四个怪胎不知道:不会叫自己的脑袋搬家哩!”

  飞笠客突然刹住笑声,声道:“金志恒,咱们去采香草吧!”

  “哇!…好…好…你们暂等一下呀…”

  说完,扬嗓叫道:“小黑…小黑…你快出来呀…”

  四位怪人见状,立即默默的瞧着金志恒。

  半晌之后,小黑身形似飞的自林中跃了出来,它一见到那四位怪人,立即低叫一声,怯生生的止住步子。

  金志恒朝他招招手,道:“哇!小黑,免惊,带我们进去吧!”

  小黑“吱!”吱!”一叫,跃了过来,牵着金志恒朝阵前行去。

  ,金志恒忙伸出左掌道:“请那位大爷让小的牵着。”飞链客将大手一伸,立即牵着金志恒。

  飞笠客轻轻的跃上飞链客的右肩,四平八稳的斜身跨坐着。

  飞刀客及飞链客依序牵手而入。

  别看他们心狠手辣,武功高强,入阵之后,也紧张不已,尤其飞链客牵着金志恒的手掌也沁出汗水了。

  金志恒暗忖道:“哇!这个老包也会紧张呀!太好啦!待会儿只要有机会,我可要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思忖至此,双目立即向四处扫视着。

  突听飞笠客笑道:“,你最好安份点!”

  金志恒心儿暗展,忙应道:“哇!冤枉啦!我只是要注意看一看咱们有没有走岔路啦!”

  “嘿嘿!很好,希望你别忘了老夫这顶斗笠飞得比你的脚快尸志恒神色一变,道:“小的知道,小的就是向天公借胆,也不敢跑啊!已经到了,看我的!”

  说完,双足朝六株大树连踢。

  刹那间,立即出现一条羊肠小道。

  飞笠客坐在飞莲客的肩上,格望四周一片树影,心中正在骇然,窘然见到那条羊肠小径,心中一喜,立即掠了过去。

  四怪此次奉命来此,除了寻找少庄主德及右护法黎万力以外,私下也想寻找笑怪遗留下来的武功心法。

  此时,另外三怪一见飞笠客疾奔而去,心中一包,立即疾奔而去,甚至将金志恒及小黑弃于不顾!

  小黑立即拉着金志恒掉头就跑。

  金志恒心中一喜:“哇。此时不溜,尚待何时!”立即跟着它朝阵外行去,盏茶时间之后,即已走出阵外。

  小黑“吱!吱!”一叫,立即朗林内跃去。

  四怪之恐怖,连畜牲也会害怕哩!

  金志恒一见四怪正在那堆木板之中翻找东西,不由暗喜道:“哇,你们好好的找吧!本少爷失陪啦!

  双目一瞥地上的那具枯骨”心知必是前些日子被困在阵中活活饿死的,那位贪心老包,暗叹一声之后,立即朝城内奔去,由于他最近功力突飞猛进,因此,虽然没有练过轻功身法,跑起来不亚于快骑,盏茶时间之后,他已距妹归酒楼丈余远了!

  只见六名神色狞厉的黑衣大汉仗剑站在大门口五尺外,地上只有六具死状甚惨的尸体,金志恒不由大骇!

  他正转身逃跑之际,突听一位黑衣大汉暴喝道:“站住!”他吓得身子一额,不停反跑的冲了出去。

  “抓住他!”

  “刷:刷!”两声,那位黑衣大汉已经拦住了金志恒。

  金志恒一见他的剑身尚染有血迹。骇呼道:“哇!你!你要干嘛!”

  “嘿嘿!你和四位护卫离去,为何只有你回来呢?”

  “哇!脚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不回来,我就自己回来i。尸“胡说,四位护卫岂会放你回来!”

  “哇!我带他们进入江边,他们就自己跑进去,二看没有其他的事,我就赶回来干活了,我是这儿的小二,老板待我不借,我岂可栈!”

  “住口,埋去!

  “哇!进去就进去,别这么凶嘛!”

  金志恒走到大门口,瞄了那五个森恐怖的大汉一眼,立即走进大门,足下一紧,立即奔人大厅。

  神色凝重坐在大厅之中的众人刚瞄了金志恒一眼,立即听见阿和低声问道:“阿桓,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哇!我带他们走进去之后,那个小老头立即先跑进去,另外:三人也跟了进去,我就趁机溜了出来啦!”

  “晦:你可真命大哩!我以为你会似江水向东,一去不回头了呷J”

  “哇!世界多美丽,我怎么可以嗝,呢?何况我还没有,娶亲怎么可以轻易回去‘报到’呢?”

  “哈哈!有意思,阿恒…”

  突听门外传来一声暴吼道:“小子,滚出来!”

  金志恒神色大变,不知要如何应付之际,黄来旺已经含笑走到院中道:“这位大爷有何指示!

  “少哈咳,你滋开,叫那个小子出来!”

  “这…”“妈的J你如果不该,我这把剑会叫你滚的!”

  黄来旺脸上一红,正返回之际,金志恒已经叫道:“畦{你这老包客气点行不行!

  “大胆,滚出来!”

  “畦!大丈夫说不出去,就不出去,你如果有种的话,滚进来尸那位大汉怒吼道:“妈的!气死我也,看我劈了你!”

  说完,就冲厂进来。

  金志恒吓得急忙躲回厅中。

  倏听一声沉喝:“回来!别忘了四位护卫的吩咐尸那位大汉应声:“是!”狠狠瞪了金志恒一眼之后,立即退回列中,现场的气氛立即陷入沉闷,紧张。

  金志恒低声向阿和问道:“哇!门口那些人是被他们宰的呀?”

  “是呀!好似在砍哩,每冲出一个,刹那间就死一个哩!”

  “哇!怎么不一起冲出去呢?我不相信对付不了他们!

  酒客们闻言,不同互相张望着,阿恒,那些人很厉害哩!”

  “哇!怕什么,猛虎难敌猴群,他们再厉害,只要每人吐一口痰,就可以把他们淹死,你说对不对?”

  “这…我不懂!

  “哇!如果是我,一定要趁那四个怪人回来之前快点离开此地!

  酒客们一想有理,立即有十余人站了起来!

  其余之人见状,立即也站了出来。

  四十余人暗聚功力,盯着那六位黑衣大汉缓缓的了过去,那六人神色一凛,突听一声沉喝:“!”

  酒客们之中,立即有人喝道:“小心暗器!”

  果然不错,声音未歇,那六名黑衣大汉整齐的一扬右臂,立即有六蓬蓝汪汪的毒针丁过来。

  立即有十余名动作稍慢之酒客倒在地上惨嚎不已另外三十余人暴喝声中,构出各项暗器暴袭过去。

  刹那间,整条街上立即一片混战!

  金志恒又伯又爱的躲在厅门后面观战,瞧得双连转,另外三人已经本支,心中略宽;立即思忖如何善后?

  半个时辰之后,杀斗声音停止了,那些大汉匆匆的包扎伤势之后,立即慌忙离去,刺场重又恢复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墙上,地上残肢,断臂,斑斑血迹,惨不忍睹。

  阿和及阿义瞧得脸色惨白,几乎站不住身子。

  金志恒却情不自的手脚踢,边回忆方才“拾”来的残招半式,边胡乱比划,浑然忘了一切!

  黄来旺思忖妥如何善后,突听“轰!”的一声暴响,慌忙回头—看。

  只见厅门的右侧墙壁已经踢了一大块,金志恒正神色惶恐的瞧着那块场处,他不由一怔!

  可是,半晌之后,他立即悟出是怎么回事,不由含笑道:“阿恒,你们把厅中整理一下吧!我去请秦捕头来脸尸!”

  哇!老爷,我…这…真失礼尸“呵呵!算啦!先收拾再说吧尸说完,匆匆的离去。

  阿和及阿义首次见到如此残酷的屠杀场面,骇得默默的收拾着座头上的碗碟以及擦拭座头。

  金志恒却精神振奋,金光锵锵滚的清理着地上的碎砖,心中暗喜道:“哇!想汪对我也会发身飞弹’了尸精神一,干得越起劲了!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将那些碎砖挑到后院的墙角,他刚回到前院,立即看见黄来旺带着秦捕头及六位差爷在检视每一具尸体,黄来旺一见到金志恒,朝秦捕头低语数句之后,立即走向金志恒。

  金志恒立即低声问道:“老爷,咱们会不会有罪呀?”

  黄来旺含笑摇头道:“不会的,阿恒,你随我到书房吧!”

  进入书房之后,黄来旺立即含笑道:“阿恒,你真是命大,居然能够白那四个老怪的手巾逃孙出来!”

  “畦!老爷,你认识他们呀?”

  “不错,他们四人乃是当今武林势力最大的桐柏山庄之四大护卫,平常只跟随着庄主奉扬,想不到却突然来到此地!”

  “畦!他们怎会直接找上我呢?”

  “呵呵!谁叫你要害死德呀!”

  ‘哇!老爷,你…你怎会知道此事呢?”

  “别紧张,事发之时,我在林中暗观,你离去之后,还浊我替你处理掉那批尸体的,否则,早有不少人找上你了!

  畦!老爷,多谢你的暗中帮忙。”呵呵!区区小事,算不了什么,阿恒,你可知道那位德正是桐柏山庄庄主的长子,他即已失踪,当壹有人来此寻找啦!”

  “哇!怪不得他的武功这么厉害,老爷,我该怎么办?”

  “阿恒,你先避避风头吧!”

  “畦!如此一来,我的身世岂不是…”

  “呵呵!别急,我会替你留意的,我有一位朋友在洛经营客栈,明早你就随老石出发吧!一有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的。

  “哇!这么快就要走呀!”

  “不错,趁着桐柏山庄的高手尚未抵达之前,早点离开吧!”“哇他们找不到我,会不会怪罪于你呢?”

  “呵呵,别担心,我自有应付之道,来,我传你一套提纵之术!

  “畦!:老爷,你要教我飞来飞去的轻功呀?”

  “不错,以你的内功,不出一个时辰就可以领悟,届时,我再指导你如何运功出掌,只要你学会这两项功夫,就足以自保职!”

  金志恒欣喜的起身就下脆!

  “呵呵!阿恒,别多礼!”

  “哇!老爷,你一向待我如于,今又要教我功夫,也就是我的师父了,我岂能不行礼呢?”说完,必恭必敬的拜了三拜。

  ‘黄来旺立刻闪到一旁,道:“以你的资质,必非池中之物,我不够格担任你的师父,快起来吧!”

  “是严于是,黄来旺轻声将轻功口决说了一遍,同时示范着。

  金志恒兴致的学习着金志恒兴致的学习着,半个时辰之后,即已有所领悟,黄来旺欣慰的道:“阿恒,你朝宙外跃看看,别太用力尸,金志恒颔颔首,朝窗外一瞄,真气一提,足尖一点。“琳”—声,果然朝窗外直飞而出,乐得他的—颗心狂跳不已!

  ,心中一喜顿忘如何“降落”只听“扑”一声,双踩入地中急得忙叫道:“畦!老爷,怎么会这样子呢?”

  “呵呵,这叫做得意忘形,只要敛气收势即可!”

  金志恒双颊一红,拔出双足,一见没有受伤,略一安心,真气一提,有足尖一点,再度朝房内去。

  “琳!”声过后,他果然轻飘飘的落在黄来旺的面前了。

  “呵呵!成啦!不过,起步之时,不要心急,声音自然会轻些,而且,你可以尝试各种不同的方式施展轻功。

  “你在此自己练吧!我去陪秦捕头啦尸说完,含笑离房而去。

  他一去,金志恒没人临督,心里比较不会紧张,按步就班的练了五六趟之后,果然大有进步,他不乐歪了!

  心中一喜,一见四周无人,干脆在院中四处纵跃着。

  黄杏仪及银玲站在房中隔宙而视,瞧得惊喜异常!

  只听银玲低声道:“姑娘,阿恒怎么会突然会武呢?

  “这…一定是爹教他的,可是,怎会一开始就有如此高明的身法呢?”

  “是呀:比我还高明哩!

  “银玲,你看仔细一点,他一次比一次进步,咦?好俐落的身法!

  原米;金志恒在练热纵起和降落方法之后,以及黄来旺方才的吩咐,又想“参观”那些江湖高手打斗时的招式,立即随意施展起来,于“鸽子翻身”“雁掠平沙”“兽跃鹰飞”…纷纷出笼了!

  黄杏仪及银玲不由瞧怔了!

  暮色悄悄的笼罩大地,金志恒却毫无所觉的继续胡蹦跳着,那对虎目由于全神贯注,立即进出炯炯的神光。

  黄杏仪见状,那颗寂寞的芳心首度颤抖了:黄来旺送秦浦头及那些料理尸体之人之后,回房—瞧金志恒居然进步神速,不由为之—怔。

  思忖半晌之后,只见他将衣襟F摆,朝间一市,早子一纵,飘落院中,沉声道:“阿恒,接招吧!”

  右掌一扬,一股掌力立即罩向金志恒的右臂。

  金志恒闻声一瞄;右足一点,疾退而去。

  “砰!一声,结结实实的撞在那株槐树主干,只昕“卡”一声,金志恒夷然无损,那株槐树却巳被撞断了!”

  “呵呵!阿恒!别那么紧张,把那套怪身法使出来!”

  说完,身子一扑,又劈出一掌。

  金志恒叫声:“哇!老爷,下手轻点!”立即将那套“龙胧虎跃’步法施展出来,当场避过黄来旺的那一掌。

  黄来旺呵呵一笑,使出擒拿身法疾攻向金志恒的周身大

  说也奇怪,明明是可以空手擒来,却被金志恒轻轻的一闪,避了开去,瞧得黄来旺呵呵连笑,出手越疾越重了,金志恒起初仍然有点紧张,可是经过盏茶时间之后,信心渐增,彻更加的俐落,闪躲得更轻松了!

  黄来旺“呵呵”的笑声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呼…”的沉疾掌声他已经将箱底的掌法施展出来了!

  黑夜之中,只见那条淡若轻烟的身影在院中飘闪,令黄杏仪及银玲月不暇接,两颗心儿为之怀跳不已!

  只听银玲声道:“姑娘,咱们过去夹功,好吗?”

  “这…好吧!下手别太重。”“我知道,走!”

  “刷!刷”两声,一白一青两道身影疾而来,只听黄杏仪脆声道:“爹,让我们试试看吧”

  ‘呵呵!阿恒,小心她们的夹攻!

  说完“刷尸一声,立即倒而出。

  -金志恒冲击得正,一见她们二人疾扑而来,顽心’“生,立即掉头9跑,与二女在花丛之中玩起“官兵捉强盗”了!

  黄杏仪二人见状,立即分头拦截。

  可是,金志恒越躲越顺,不但来去似电,而且身子滑溜,任何她们二人如何卖力,仍然无法沾上他的衣襟。

  黄杏仅见状,随意摘下数片树叶,脆声道:“小心啦!

  右掌一扬,那些树叶立即成扇状疾向金志恒的背部。

  金志恒首次遭遇暗铝,心中一紧张,不但迅速的朝右侧一闪,而且有掌斜里一挥,立听一阵“呼”的锐响!

  那些树叶立即应掌而碎在半空中飞洒着。

  金志恒及二女不由怔住了!

  “呵呵,阿恒,恭喜你啦!用膳吧!

  金志恒怔怔的瞧着自己的有掌,喃喃自语道:“畦!方才那一掌真的是我劈出去的吗?怎么可能呢?”

  黄杏仪泛异采深深的瞧厂他·眼,才转身回…房。

  “呵呵,阿恒,别再发怔啦!回去用膳吧!”

  。女初时分,金志恒在房内练完“龙腾虎跃”身法,刚上场入定不久,立即听见…—阵轻细的脚步声音白远处传来。

  “畦!这么晚了,老爷怎么还不睡呢?”

  他一听黄来旺的脚步声音由院中朝自己的房外行来,立即跃下榻,同时低声道:“老爷,你有何吩咐?”

  黄来旺想不到金志恒的功力湛到这个程度,忍着内心的惊骇,立即走到窗外,低声道:“阿恒,你出来一下吧!”

  金志恒轻轻的跃出窗外之后,一见金志恒一身黑色劲服,右手拿着一个小纸包,立即低声道:“老爷,你要出去呀?”

  “不错,我想去毁掉那四个老魔!”

  “哇!就是什么,三加一追魂团,呀?”

  “不错!方才我去江边瞧过,他们仍然被困在阵中,阿恒,麻烦你带我入阵,我想用这些毒粉除去他们四人。”“哇!毒粉!危险的,阵内难通行的,会不会伤了自己呀广哇!老爷,还是我自己进去吧!”

  “这…你不怕吗?”

  “哇!我怎么可能不怕呢?不过,名一个人比较容易通行!”

  “好!阿恒,你先把解药服下吧!”

  说完,掏一粒白色药丸交给金志恒。

  金志恒服下那粒药丸之后,只觉香凉可口,迅即化为一道凉浓渡入腹内。不由轻轻的松了一口气“阿恒,江湖道上,尔虞我诈,你可要小心担当防误食毒药。

  “哇!金光以前曾对我担当过吃下东西之后,如果觉得有怪味道或异样,那就要准备受苦受难了!”

  “呵呵!不错!不过,你既然已经练有武功、只检我在发现异状之后,最好立即运功特他们退出体外或在一处不影响运功或抵抗或逃命之道,然后,赶快对方出解药,就没事了尸“哇!运功还有这种好处呀J太好了!”

  “呵呵!阿恒,你有没有想到那四个老魔在发现中毒之后,一定也会运功毒的?你该怎么办?”

  “咋”对呀!我该怎么办呢?对!进去揍他们””

  “呵呵”别伤脑筋了!此药乃是稀有的毒药!只要他们入—丝丝,任他们的功力通玄,也非死不可!”

  “哇”安啦!我走啦!”

  “呵呵”别急,先听完它使用方法之后,再去也不迟!”

  “哇”对呀,我太燥了!”

  “呵呵”年轻人免不了燥燥的,听仔细啦!这包纸内有一个瓷瓶,你只要把瓷瓶在他们身旁掷碎即可”

  “哇”很简单,我走啦!”

  “好啦”卓去早回,别忘了明晨要上洛哩!”

  金志恒道句:“我知道!再见!立即朝后院奔去。

  半晌之后,即已消失于夜之中。

  倏见纤影一闪,一身劲服的黄杏仪也闪了过来,只听他关心的问道:“爹,他会不会有事呢?”

  “呵呵,百闻不如一见,去瞧瞧吧!

  大地一片黝暗,金志恒站在阵外,一见远处那堆木板之中果然盘坐着那四个老怪,不由暗喜!

  他掏出那个小纸包道:“哇!我干嘛要那么累呢?只要用力一掷,他们不就全部隔屈,啊吗?”

  显然,他已忆及当初叫小黑去采树藤打算丢到扛边,再循声走进去之事,因此,此时也打算如法炮制一番!

  倏听耳边传来黄来旺焦急的声音道:“阿恒,别去,阵式变化无常,绝对丢不进去的!”他立即住手回首。

  只见黄来旺父女站在左侧林前朝自己挥手,他立即收下那个小纸包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他原本聪明,经过小黑“带进场”数次之后,早已记了下来,因此,盏茶时间之后,他已走近阵心了!

  黄来旺父女情不自的仰首企望!

  金志恒先后朝六株大树一踢之后,立即顺着一条羊肠小径行人,四位老怪受到惊动,立即站了起来。

  四人虽然被困在阵中数个时辰,却丝毫未显疲累及惊慌实在不愧为见多识广的老磁头。

  黄杏仅见状,焦急的道:“爹,怎么办?”

  黄来旺凝重的道:“想不到那四个老魔的反应如此灵敏阵式变化莫测,只有看金志恒的随机应变了。”

  唉!真是急死人了!

  “仪儿,你…”黄杏仪内心一震,娇颜一红,乖首不语!

  。黄来旺暗骇道:“天呀,一向自视甚高的仪儿,竟会对阿恒动情,这…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他立即低声问道:“仪儿,你对他…

  “不!爹,你别想岔了!我只是关心他而已!”

  黄来旺“喔尸了一声,立即不语!

  金志恒走了一阵子后,立即听见一阵急促的呼吸声音。

  内心一紧张,立即拿着小纸包,小心的前进着。呻又前行数十步之后,一见到那四个老怪站立四个角落瞪着自己,他暗暗叫一声:“畦!立即掉头就跑!

  倏觉右躁一紧“砰!”一声;立即摔倒在地。,飞辫客距他最近以长辫抓住金志恒的右跺之后,偏头一甩,立即将金志恒扯到他的身前。

  金志恒骇得半死,慌忙要将那个小纸包揣入怀中。飞辫客足尖一跳,踩在他的口,声道:“小子,你可真会坑人,你手中之物是何物?”

  金志恒急中生智,暗道:“哇!他们一定是在寻找笑怪之物我正好可以骗—骗他们!”

  他尚在思忖,另外三怪已掠到他的身边,狞视不语!

  飞辫客一见金志恒不语,足下暗一加劲,声道:“小子,把那包东西放下!”

  说完,足尖朝金志恒的右腕一踩。

  金志恒不但不松手,反而握得更紧,口中叫道:“哇!这包东西是我费厂于辛万苦才来的,我再也不敢J”

  嘿嘿!你真的死也不敢吗?”

  “不错!哇!天下那有白吃的午餐!”

  飞辫客神色一狞,就端向金志恒的心口。

  突听飞铰客喝道:“慢着!”飞辫客立即收足而立。

  飞笠客声道:“小于,你这个小纸包是什么东西?”

  “畦!我不说!”

  飞笠客摘下背后的斗笠,声道:“小子,钧;说不说?”

  金志恒吓得急忙叫道:“哇!别动手,我说,我说!”

  说完,就坐起。

  “嘿嘿!别动!快说尸“哇!不动就不动,反正我也跑不掉了这包东西是从—位又矮又胖,身穿黑衣服的怪人身上拿来的!”

  四怪失声一叫,弯身夺。

  金志恒右掌用力一捏,同时,将那破瓶掷了出去。

  飞笠客占了个矮子的使宜,将斗笼一兜,立即那个小纸包兜住在掌飞快的朝三怪各劈出一掌。

  三怪怒吼一声,出掌硬拚,同时扑了过去。

  “砰!的一声中,四人立即跟随而迟。

  飞笠客震得嘴角血,为了冲出阵式,立即不退反进的疾扑向刚站起身子的金志恒,金志恒叫声:“哇!立即朝右侧滚去。

  飞笠客正继续扑向金志恒,只觉右腕一疼,抬头一看,自己的右掌己被飞刀客削断,斗笠向下急坠而去,立即怒吼出声。

  右掌疾伸,再度抓向斗笠。

  “拍”一声,飞辫客头一甩已经卷走那个小纸包。

  “哗啦尸一声,飞链客已住那戴飞发,两人迅速使出功力向外一挥,飞刀客闷不吭声的一刀削微小飞笠客疾伸而出的左掌,同时将左掌一伸,立即抓住了那个小纸包。

  “裂”一声,包在瓷瓶外面的纸包立即破碎,一蓬白烟溅而出两人立即往外面疾而出。

  飞辩客的飞辫尚与那条银链在一起,只听他惨叫一声,立即捂头倒地。飞链客只觉虎口一疼,立即松莲而去。

  “砰!砰!”两声,飞刀客及飞链客已经中毒倒地,只见他们探手入,取出药丸入口中,就开始运功毒。

  黄杏仪瞧得惊喜万分,大声叫道:“阿恒,杀!”可惜金志恒在阵中,根本听不见,何况他就是听见了也无法出于伤人,因为,他已被飞笠客一掌劈倒在地。

  他虽然内力不凡,由于不知运功护身,立即被劈得吐出一口鲜血,骇呼道:“哇!你…你不怕毒吗?”

  “嘿嘿!咱们待会儿再算这笔帐!”

  只见飞笠客身子连闪,左掌连劈“啊…”惨叫过后,飞刀客二人已经口吐鲜血。一命含恨归了!

  飞笠客出身湘西百毒门,为了淬练毒功,使他的侏儒身材更加的矮小,不过,总算让他练成了毒功。

  辽也是飞刀客三人肯“服从”他的主因。

  金志恒受制,好似一双斗败的公般朗羊肠小径行去。

  由于精神一恍榴,走回阵心,绕了一大圈之后,居然又见到那三具全身泛黑的尸体,骇得他尖叫出声!”

  “嘿嘿!小心,打起精神点,要不要我替你加点‘油’呀?”

  “哇!免…免啦,让我想一想。”说完,果真开始回忆着。

  飞笠客心知目前正值紧要关头,因此,默默的取出药粉,仔细的替自己的断腕擦拭药粉。

  阵外的黄杏仪焦急的问道:“爹,他会不会有生命的危险呢?”

  “不会的!他既能对付那三人,自然也能对付飞笠容。”表面上虽然说得轻松,心中却暗暗发愁道:“唉!飞笠客既然不畏剧毒,势必会对阿恒下毒,怎么办呢?”

  突听黄杏仪低声道:“爹。你瞧,他们已经快走到江边了!”黄来旺抬头一瞧,心儿反而更加的沉重。

  只见飞笠客在金志恒低语数句之后,立即跃上笑怪以前伏尸的那块大石上,一见上面的痕迹,不由大喜!

  他高兴,金志恒更高兴,只见他悄悄闪到别处,一口气踢倒了六株大树,立即又发现一条羊肠小径。

  他正“起步跑之际,只觉间一疼,立即被那顶斗笠撞中麻“砰!”一声,飞坠出三尺外。

  飞笑容掷出斗统制住金志恒,仔细的在大石四周寻找半个时辰之后,一见毫无所得,立即晶吼一声:“小子!”

  喝声未歇,立即朗金志贸倒地之处扑去。

  那知,由于金志恒方才被那顶斗笠震出三尺外,已经隐入阵叫的别处,因此,飞笠客落地之后,居然不见了金志恒的人影。

  “小于,你在那里!”

  任他处破嗓门,金志恒根本听不见,气得他怒吼道:“小于,你最好早点出来,否则剧毒一发,休怪老夫不救你了!

  他连吼五遍,呈见金志恒仍未现身,立即冷静厂来,暗忖道:“妈的!那小子说不定已经毒发身亡了,我何必白费力气呢?”

  他立即盘坐在地,默默的盘息。

  足足的过丁一个时辰之后,飞笠客缓缓的收功起身,只见他连踢入株大树之后,立即朝一条羊肠小径行上。

  当他发现又绕回飞刀客三人伏尸之处,立即又连踢六株大树,重又朝—条羊肠小径奔去。,那知,绕了——大圈仍然还是回到原处,心中一骇,略一思付金志恒方才的行动,走出数步,又接连踢倒六株大树。

  这回比较幸运居然让他走到江边的那块大石附近,他略一提气,掠上那块大石,仔细的向四周一瞧。

  只见四周仍是一片茫茫树海,他暗叹一声之后,朝下一瞧,立即发现金志恒已站起身子,正在将那顶斗笠踩成稀烂,飞整客气得双目走怒火,却不敢擅动。

  半晌之后,只见金志恒步出十来步,朝六株大树连踢之后,立即朝江边奔去,这一扯动,大石前面立即也现出一条小路。

  飞笠客不敢怠慢,立即朝那条小路掠去。

  半晌之后,他立即发现金志恒在江边朝四周打量,他立即隐伏不动。

  金志恒早已听见他的足音,却佯作不知的喃喃自语道:“哇!,笑怪,你这个死鬼,你究竟把东西藏在那里呢?

  他故意在香草之中搜寻一阵子,同时暗暗的将全身的力气提了出来,准备给那矮鬼好箸。

  突听他咦一声,立即在一处香草丛中连挖。

  飞笠客心中一紧,悄然走了过去。

  金志恒越挖越深,突听他哈哈笑道:“哇J好宝贝,原为你在这里呀!”笑声之中,右掌已拿着一块拳石块了。

  飞笠客一笑、疾扑而来,双方迅即相隔三尺余。

  突见金志恒身子一翻,右掌疾掷!

  “咻!”一声,飞笠客乍见一块大石疾袭向心口,由于身在半空中,双方距离又近,出掌及闪避皆又困难,立即身子一侧。

  砰!”—声,他的右臂立即被石块击中,身子立即倒飞而去。

  他的闷哼声音刚起,立即又传出一声修叫以及“砰!”的一声刷一颗脑袋立即撞上了一块大石。

  金志恒一见自己一记“侧投”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威力,心中一喜,抓起一块大石,用力砸了过去。

  “轰!”…·声,飞笠客立即被砸成饼。

  金志恒松了一口气,走到江边,匆匆的洗过双手,一见四周无人,由于全身汗仪背,立即光身子,跃入托中。

  黄杏仪瞧得双颊飞红,急忙“向后转。”黄来旺欣喜的哈哈大笑不己。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只见金志恒怀中及双手各装丁香草自阵中走了出来,黄来旺不由哈哈大笑着。

  金志恒也笑道:“哇!者爷,大功告成了,姑娘,这些香草送绐你!”

  黄杏仪欣喜若狂,低头颐声道:“谢谢尸立即取出一条汗巾将金志恒手中的香草包了起来。

  黄来旺呵呵一笑,道:“阿恒,先回去再说吧!”

  此时已是寅未时分,三人为了避免被人瞧出行踪,立即疾驰而去,金志恒一见自己居然能与他们并肩而驰,不由大喜。

  盏茶时间之后,二人已掠回姊归酒楼的后院,只见银玲自一丛花树后面闪了出来,低声道:“老爷,你们回来啦!”

  黄来旺欣喜的道:“不错,银玲辛苦你啦!”

  进入书房之后,金志恒将怀中之香草,掏出放在桌上欣喜的道:“畦!这些香草可真得来之不易呀!”

  “呵呵!阿恒,你可真幸运,方才可真危险哩!”

  “哇!实在有够紧张,恐怖!刺J想不到那个矮鬼居然毒不死,还狠狠的修理我一顿哩尸“呵呵!他所使出的那招供手法名叫‘逆血搜魂’,也真亏丁你的身子硬朗,若换了别人,早就起不了身啦!”

  “哇!老爷,你是不是可以教我如何讲‘悄悄话’?”

  “悄悄话,什么意思?”

  黄杏仪红着脸低声道:“爹,他是指‘传音入密啦!”

  “呵呵!原来哪些,,没问题,阿恒,你就多留—天吧!我把些江湖门道向你提一提,让你增加一些见闻。”“哇!谢谢”

  黄杏仪突然低声道:“阿…阿恒,你有没有觉得不适?”

  “哇!不适?没有呀!姑娘,你是不是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

  说完,打量着自己。

  黄来呵呵笑道:“阿恒,那个飞笠客既然不慎剧毒,必是一个使毒高手,仪儿是担心他会向暗中下毒。

  “哇!暗中下毒?很有可能哩!可是,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呀?老爷,佝能不能替我瞧一瞧?”

  “嗯,我替你把把脉吧!”

  黄来旺的右手食十三指一搭上金志恒的右腕脉门,只觉真力澎拜,指尖暗疼,不由笑道:“果然没事,你上休息一下吧!”

  金志恒道过谢,立即起身离去。

  洛,咱门中国着名的六大古都之一。

  若以时间计算,洛历为东周、北魏、西晋,魏、隋及后唐建都之地前后共达九百三十四年。

  比起北京的六百年,南京的四O九年,开封的一九五年,杭州的一五三年,洛堪称最资探的第一号古都。

  怪不得人们经常喜欢把新婚之夜,比喻做开封。“落”

  洛城池设计井然有条,庸代诗人储光蒙曾以:“大道直如发,佳气多,五陵贵公子,双双鸣玉琦!”来描述洛道‘那洛道就好象今台北讥以忠孝东西路分隔台北市的东西两部,又以中山南北蹭分隔南北两部,井然有条。

  唯一不同的是,咱们台北市的交通比较拥挤,经常会堵,洛却譬少有这种“盛况”再见!

  说着,说着,洛城东区今却车水马龙,万人空卷,别说马车走不动,就是行人也难以通行:道上的“三只手”兄弟大肆活动,斩收颇丰。

  轻滑之徒,上一下斯和,四处“揩油”乐歪了:洛东区一内是丈人朝圣之地,因为在开铜驼巷有—“老子祠,额曰:“老子故宅”在双龙巷西南又有孔子庙,庙南台碑峙立。

  上写“孔子问礼于老耽处。”这”带,已往是文入朝圣连之处,任何人只要路上这一带,自然而然的会肃然起敬、静心屏气。

  甚至连“放”也尽量把“音量”放低,…今乃是元宵节,按往年的情景,应该是“白马寺”灯谜比较热闹,此地只是应景点缀一番而已!

  今年为何会如此的热闹非凡呢?

  原来是京城第一名“哑巴圈”今晚要在双龙巷西北角的“老子阁正式登阁“受教”

  老子阁成立在这个“壮严地带”已有半年,虽然倍受文士们之口诛笔伐,百般责难,却依然屹立不摇。

  相反的,由于文士们之口诛笔伐,反而替他们“打知名度”本地壬寻劳客虽然不好意思去“报到”外地的“猪哥”们却成群结队而来。

  在一个月以前,老子阁大门口已经挂起“哑巴圈”即将于元宵佳节登阁“受教”之海报以及“哑巴圈”的彩画像。

  真是国天香,宜宜喜,倾国倾城,颠倒众生。

  目从海报一挂出去,一天十二个时辰之中随时会有人假借各种不同的理由前往欣赏,陶醉一番。

  “提金纸,假拜拜!”风闻而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那副彩画像出自京中名师之手,实在画得太美了,令人几牛不敢相信世上竞然会有如此绝

  可是,京城第一名“哑巴圈”之盛名却令人不敢有丝毫的怀疑。

  嫖客们宁可怀疑皇帝是真是假,却不敢怀疑“哑巴圈”会比那副画像丑,因为,那样对她而言,太亵椟了。

  “哑巴圈”究竞有伺谜人之处呢?

  如果照字面—上解释“哑巴圈”应该是一群哑巴小姐们,那情形好似“玻璃圈”就是一群有“断袖之癖”的朋友般。

  事实上“哑巴圈”乃是一名叫依荃荃茧的哑巴少女,由于她不但人美,那“话儿”更美,听说里面有一圈圈的,可以挟得嫖客们飘甄仙,哼叫连连,因此,一传丫,十传百,人人唤她为“哑巴圈”

  此外,她还有“一种别人没有的本领,那就是对于珠宝的鉴识,任何珠宝一上她手,她几乎就能够立即分出真假。

  尤其估价的准确更是惊人!

  听说,她的这种本领乃是得自家传,她的祖父,父亲都是鉴定珠宝的权威,可惜,她的父亲还喜欢赌赙。

  偏偏他的赌赔本领没有鉴定珠宝那么罩得住,结果不但把饰也输掉了,还欠下了一股的赌债。

  于是,她沦落育楼了。

  一年不到,她凭着“话儿”里面的“小围圈”台及鉴识珠宝的本领,前后只接了三个阔大爷,立即立即跃登京中第一名
上一章   浊世魔童   下一章 ( → )
花仔王虎子骄娃棍王巴大亨双龙抱群英争雄逍遥神剑手王对王剑霜刀风马踏边关波霸碰拳头
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提供《浊世魔童》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浊世魔童》最新章节第六章四大魔头互火拚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浊世魔童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亚博体育app苹果下载地址网。